四月初的韓國,還是沒有春天的氣息,所謂春寒料峭,來說韓國,在合适不過了。前幾天剛開始出現了大晴天,開始升溫了,這不,今天又開始下起小雨了。


今天早上把鬧鐘設置到7點,那個點一般起不來,今天因為要去打工,不得不早起了,說起打工,很多留學生都有各種打工經驗,韓語打工叫알바,在韓國對外國留學生有可以打工的政策。


大家韓語學會之後,就開始打工貼補家用了。大家普遍做的工作就是飯店,便利店,或者家教,辛苦一點的就是會社工廠,或者去幹農場,還有一種是很累的體力活,就是去快遞公司從卡車上卸貨。韓語叫태백,韓國快遞業非常發達,配送速度非常快,頭一天訂單,第二天就可以到了。我今天要去幹的工作就是去卸貨。

圖片發自簡書App

早上起床,洗漱之後,拿着面包,邊吃邊走,到了路口,等着座快遞車司機,捎我去快遞分揀站。快遞分揀站在這個城市的郊外,開車差不多要二十分鐘,一片荒郊野外,看到一棟建築印着公司的标志,就是這裡了。我們這個活,是每天從八點到十點,兩個小時,每小時一萬韓币,總共兩萬,一萬韓币都于六十一塊人民币。幹完活,老闆開車送我們回去。


8點開始幹活,來的有點早,司機師傅給我一杯咖啡 暖暖身,很好的人啊,一路上和我聊中國的事情,一點沒收到薩德問題的影響。他還說想去中國旅遊,隻是沒有辦護照。 到點開始幹活,老闆給我拿了一雙幹活用的紅白手套,這就是幹活的标志啊,

圖片發自簡書App

今天主要卸三車貨,卡車大約有十二三米長,裡面堆滿了要送的快遞,裡面真的是什麼都有啊。輕的,重的,長條的,方形的,大米,水果,汽車配件,成件的礦泉水,泡菜隻要能郵寄的都有。辛苦程度大家可想而知,望着一整車的貨,我和搭檔沉默不語,搭檔經常幹這個,已經熟悉了這種場景了吧。

圖片發自簡書App

圖片發自簡書App

卸貨的時候,紙箱上都貼的有标簽,方便後面傳送帶的人打碼分揀用,我們把箱子的标簽要朝上的放在傳送帶上,後面有很多要送往個個地方的配送員在分揀。開始卸貨了,我和一個同伴分别在傳送帶的兩邊,開始往傳送帶上卸貨,一個一個的箱子塑料袋各種的快遞在我們手上被送往這個城市的各個地方,想想也挺有成就感的,因為我平時沒事,也喜歡在網上購物。沒想到今天可以幹快遞搬運的工作。

圖片發自簡書App

幹了一會,身體開始吃不消了,雙手開始發熱,發燙了,箱子越來越沉了,到後面沒搬一個箱子就對自己說一句加油。用意念在支撐着,祈禱早點幹完。越來越熱了,汗水浸透了衣服,于是脫了外套,繼續幹,外面的冷加上内心的熱,一時間,忘記了這是什麼季節了。流的汗,進入到嘴裡,那種滋味真是酸甜苦辣在那一刻彙聚了。

我們差不多四十多分種,卸完了一車,然後又下一車,又是滿滿的,心裡的開始罵娘了,并且還要時不時忍受來自傳送帶那邊韓國大叔的叫喊叫罵,卸貨的速度慢了,他那邊會叫喊,卸貨的速度快了,他又來不及掃碼,又會叫罵,貨物沒擺放在中間,稍微放在邊上,容易掉落,他們又會說你。


總之,在這裡幹活,要很有眼色,不能很快,也不能很慢,要和搭檔一起,有一個好的節奏。

圖片發自簡書App

到了十點十分,滿滿三大車的貨物,終于卸完了,摘下紅白手套,指尖燙傷般的痛,兩腿長時間的站立有點打得瑟,胳膊也異樣的疼,此刻都顯得微不足道,因為,終于結束了,要回家了。


坐在回去的車上,還在下着下雨,有手機照下此刻疲倦的臉,手裡握着兩張綠色的萬元鈔票,眼前浮現的卻是一卡車,一卡車,滿滿的貨物,這時老闆突然問我:“累嗎?多幹幾次,習慣,就好了”


我默默無語。

2017.04.05于春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