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典籍
古文典籍
  1. 七日志
  2. 古詩文
  3. 古文典籍
  4. 古文典籍專題
古文典籍專題
  • [古文典籍]周文君免工師籍

    【提要】“大臣得譽,非國家之美”,君臣之間複雜而微妙的關系非有政治頭腦的人士不能洞悉。古代善辯之人總是能剖析微妙、點明真理、征服人心。說服他人首先要說服自己,說服力的力度要靠充足的理由和衆多的經驗事實來維持。語言的魅力就在于可以經常颠覆常識,三言兩語,就會把舊觀念推倒。【原文】周文君免士工師藉,相呂倉,國人不說也。君有闵闵之心。謂周文君曰:“國必有诽譽,忠臣令诽在已,譽在上。宋君奪民時以為台,而民非之,無忠臣以掩蓋之也。子罕釋相為司空,民非子罕而善其君。齊桓公宮中七市,内闾七百,國人非之。管仲故為三歸之家,以掩桓公,非自傷于民也?《春秋》記臣弑君者以百數,皆大臣見譽者也。故大臣得譽,非國家之美也。故衆庶成強,增積成山’”。周君遂不免。【譯文】周文君免除了工師籍的職務,而該用呂倉為相國,周國民衆對呂倉表示不滿。周文君為此感到很憂慮。這時呂倉的說客對周文君說:“國家每做一件事必然是有毀謗也有贊美,忠臣把毀謗都加在自己身上,而把贊美都歸于君主。宋國的君主強占百姓耕作時間建造自己的遊樂台,而遭到人民強烈地非議,這主要是由于沒有忠臣代他受過。後來,忠誠代他受過的大臣子罕辭去相位而改任司空,人民就...

  • [古文典籍]文史第二十八

    【原文】貞觀初,太宗謂監修國史房玄齡曰:“比見前、後《漢史》載錄揚雄①《甘泉》、《羽獵》,司馬相如②《子虛》、《上林》,班固③《兩都》等賦,此既文體浮華,無益勸誡,何假書之史策?其有上書論事,詞理切直,可裨于政理者,朕從與不從皆須備載。”【注釋】①揚雄(前53—18):字子雲,蜀郡成都人。西漢辭賦家。②司馬相如(前179—前117):字長卿,蜀郡成都(今屬四川)人。西漢辭賦家。③班固(32—92):東漢史學家、文學家。字孟堅,扶風安陵(今陝西鹹陽東北)人。漢明帝時為校書郎,善作賦。【譯文】貞觀初年,唐太宗對監修國史的官員房玄齡說:“我發現《漢書》、《後漢書》記錄有揚雄的《甘泉賦》、《羽獵賦》,司馬相如的《子虛賦》、《上林賦》,班固的《兩都賦》,這些文章文辭浮華,無益于對帝王的勸誡,為什麼還要收錄在史書上呢?今後,如果有人上書議政,隻要言辭直率,道理中肯,有利于治國,不管我采納與否,都必須記載在史書上。”【原文】貞觀十一年,著作佐郎鄧隆表請編次太宗文章為集。太宗謂曰:“朕若制事出令,有益于人者,史則書之,足為不朽。若事不師古,亂政害物,雖有詞藻,終贻後代笑,非所須也。隻如梁武帝父子及陳後主①、隋炀帝,...

  • [古文典籍]思文

    思文後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菲爾極。贻我來牟,帝命率育,無此疆爾界。陳常于時夏。注釋⑴文:文德,即治理國家、發展經濟的功德。後稷:周人始祖,姓姬氏,名棄,号後稷。舜時為農官。⑵克:能夠。配:配享,即一同受祭祀。⑶立:通“粒”,米食。此處用如動詞,養育的意思。烝民:衆民。⑷極:極至,此指無量功德。⑸贻:遺留。來:小麥。牟:大麥。⑹率:用。⑺陳:遍布。常:常規,此指農政。時:此。夏:中國。譯文追思先祖後稷的功德,絲毫無愧于配享上天。養育了我們億萬民衆,無比恩惠誰不銘刻心田?留給我們優良麥種,天命用以保證百族綿延。農耕不必分彼此疆界,全國推廣農政共建樂園。鑒賞《維清》祭祀文王,隻有短短五句;此篇祭祀後稷,也不過八句。究其原因,便是周朝曆代先王的豐功偉績,已家喻戶曉,深入人心,無須贅述。就此篇而論,後稷的傳奇性經曆和“誕降嘉種”、“是獲是畝”賜民百谷的無量功德,在同屬《詩經》的《生民》中便有詳盡的叙述與頌揚。《生民》即使未能創作于《思文》之前,而它的富有神話色彩的内容則必然早就廣泛流傳于民間。周頌(包括《思文》)都是西周早期的作品,在這一特定曆史時期,對周代先王的頌揚尤為熱烈。周武王以“戎...

  • [古文典籍]烈文

    烈文辟公,錫茲祉福。惠我無疆,子孫保之。無封靡于爾邦,維王其崇之。念茲戎功,繼序其皇之。無競維人,四方其訓之。不顯維德,百辟其刑之。於乎,前王不忘!注釋⑴烈:光明。文:文德。辟公:諸侯。⑵錫(cì):賜。茲:此。祉(zhǐ):福。⑶封:大。靡:累,罪惡。⑷崇:尊重。⑸戎:大。⑹序:通“叙”,業。皇:美。⑺競:争。維:于。⑻訓:導。⑼不(pī):通“丕”,大。⑽百辟:衆諸侯。刑:通“型”,效法。⑾前王:指周文王、周武王。譯文文德武功兼備的諸侯,以賜福享受助祭殊榮。我蒙受你們無邊恩惠,子孫萬代将受用無窮。你們治國不要造罪孽,便會受到我王的尊崇。思念先輩創建的功業,繼承發揚無愧列祖列宗。與人無争與世無争,四方悅服競相遵從。先王之德光耀天下,諸侯效法蔚然成風。牢記先王楷模萬世傳頌。鑒賞滅纣之後,周室所采取的一個鞏固政權的重要措施便是分封諸侯:“武王既勝殷,邦諸侯,班宗彜,作分器。”(《尚書·洪範》後附亡書序)孔穎達《尚書正義》對此的解釋是:“武王既已勝殷,制邦國以封有功者為諸侯;既封為國君,乃班賦宗廟彜器以賜之。”在武王革命中助戰的諸侯受到分封,同時也享有周王室祭祀先王時助祭的政治待遇,《烈文》便...

  • [古文典籍]文王有聲

    文王有聲,遹駿有聲。遹求厥甯,遹觀厥成。文王烝哉!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豐。文王烝哉!築城伊淢,作豐伊匹。匪棘其欲,遹追來孝。王後烝哉!王公伊濯,維豐之垣。四方攸同,王後維翰。王後烝哉!豐水東注,維禹之績。四方攸同,皇王維辟。皇王烝哉!鎬京辟雍,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皇王烝哉!考蔔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成之。武王烝哉!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诒厥孫謀,以燕翼子。武王烝哉!注釋⑴遹(yù):陳奂《詩毛氏傳疏》:“全詩多言‘曰’、‘聿’,唯此篇四言‘遹’,遹即曰、聿,為發語之詞。《說文》……引詩‘欥求厥甯’。從欠曰,會意,是發聲。當以欥為正字,曰、聿、遹三字皆假借字。”⑵烝(zhēng):《爾雅》釋“烝”為“君”。又陸德明《經典釋文》引韓詩雲:“烝,美也。”可知此詩中八用“烝”字皆為歎美君主之詞。⑶于崇:“于”本作“邘”,古邘國,故地在今河南沁陽。崇為古崇國,故地在今陝西戶縣,周文王曾讨伐崇侯虎。⑷豐:故地在今陝西西安沣水西岸。⑸淢(xù):假借為“洫”,即護城河。⑹棘(jí):陸德明《經典釋文》作“亟”,《禮記》引作“革”。按段玉裁《古十七部諧聲表》,棘、亟、革同在第...

  • [古文典籍]明傳_文韬

    【提示】本篇從正反兩個方面闡述了延續國祚傳之子孫的要道。首先論述了國家衰亡的原因是“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接着論述了國家興盛的原因是“柔而靜,恭而敬,強而弱,忍而剛”。最後指出:“義勝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則吉,怠勝敬則滅。”【譯文】文王卧病在床,召見太公,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文王說:“唉!上天将要結束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要托付給您了。現在我想聽您講講至理明言,以便明确地傳給子孫後代。”太公問:“您要知道些什麼呢?”文王說:“古代聖賢的治國之道,應該廢棄的是什麼,應該推行的又是哪些,您能夠把其中的道理講給我聽聽嗎?”太公回答道:“見到善事卻懈怠不做,時機來臨卻遲疑不決,知道錯誤卻泰然處之,這三種情況就是先聖治國之道所應廢止的,柔和而清靜,謙恭而敬謹,強大而自居弱小,隐忍而實剛強,這四種情況是先聖治國之道所應推行的。所以,正義勝過私欲,國家就能昌盛;私欲勝過正義,國家就會衰亡;敬謹勝過懈怠,國家就能吉祥;懈怠勝過敬謹,國家就會滅亡。”【原文】文王寝疾①,召太公望,太子發②在側。曰:“嗚呼!天将棄予,周之社稷将以屬汝。今予欲師至道之言,以明傳之子孫。”太公曰:“王何...

  • [古文典籍]賞罰_文韬

    【提示】本篇首先闡明了賞罰的目的:“賞所以存勸,罰所以示懲”。而要達到這一國的,必須堅持賞貴信、罰貴必,也就是賞信罰必的原則。【譯文】文王問太公說:“獎賞是用來鼓勵人的,懲罰是用來警誡人的,我想用獎賞一人來鼓勵百人,懲罰一人以警誡大衆,應該怎麼辦呢?”太公回答道:“獎賞貴在守信,懲罰貴在必行。獎賞守信,懲罰必行,是人們耳朵能聽到、眼睛能看見的。即使是沒有聽到和看見,也都會因此而潛移默化了”。誠信能夠暢行于天地之間,上通于神明,更何況是對人呢?”【原文】文王問太公曰:“賞所以存勸①,罰所以示懲。吾欲賞一以勸百,罰一以懲衆,為之奈何?”太公曰:“凡用賞者貴信,用罰者貴必。賞信罰必于耳目之所聞見,則所不聞見者,莫不陰化②矣。夫誠暢③于天地,通于神明、而況于人乎?”【注釋】①勸:鼓勵、勸勉的意思。②陰化:暗中變化,潛移默化。③暢:暢行無阻的意思。【例證】信賞必罰是執行和嚴明軍紀的一項基本原則,隻有這樣,才能收到“存勸”、“示懲”之效。春秋時期齊國将軍司馬穰苴斬莊賈的故事就是這方面的一個著名例證。周景王十四年(前 531 年),晉、燕兩國從西南和北方進犯齊國,齊軍連連敗北,齊國上下震動。齊景公為扭轉戰...

  • [古文典籍]允文解第七

    【題解】此篇講安定勝國的方法。思靜振勝,允文維記。昭告周行,維旌所在。收武釋賄,無遷厥裡,官校屬職,因其百吏。公貨少多,振賜窮士,救瘠補病,賦均田布。命夫複服,用損憂恥,孤寡無告,獲厚鹹喜。鹹問外戚,書其所在,遷同氏姓,位之宗子。率用十五,綏用□安,教用顯允,若得父母。寬以政之,孰雲不聽,聽言靡悔,遵養時晦。晦明遂語,于時允武,死思複生,生思複所。人知不棄,愛守正戶,上下和協,靡敵不下。執彼玉慓,以居其宇,庶民鹹畊,童壯無輔,無拂其取,通其疆土。民之望兵,若待父母。是故天下,一旦而定有四海。【譯文】想要安定并鞏固勝利,要用文德作為綱紀。安民告示到處張貼、懸挂。收繳武器,發放财物,不要讓百姓遷徙。文官武将接續原有職務,沿用所有小吏。官府所有财物,全都用來赈賜窮士,救濟貧窮病弱,做到徭役與田土均衡。讓大夫恢複其命服,以消除他們的憂傷與羞辱。使孤兒寡母無所求,衆人因收獲豐厚而皆大歡喜。尋訪所有的外戚,記下他們的住處。選擇同姓同氏者,立為各氏族的宗子。年十五以上作為服役的标準,成年男女都得以婚配。以光明誠實進行教育,百姓如同得到父母。用寬和辦法治理百姓,誰能不順從?順從而敢有悔恨,還會安守本分而...

  • [古文典籍]文師_文韬

    【提示】本篇是《六韬》的首篇,它通過記述周文王打獵時巧遇姜太公并最終立其為師這一人所共知的故事,由淺入深,逐步展開,層層遞進。姜大公胸懷治國經武的雄才大略,可惜時運不濟,懷才不遇。隻好隐居岐山、垂釣渭水,待機而起。而周文王為了成就滅商大業,求賢若渴,正在四處網多人才,兩人便在這種背景下相遇。但初次見面,交淺不敢言深,姜太公隻好以釣魚為話題進行試探,待見到文王态度懇切、虛心求教之後,話鋒一轉,立即提出了推翻商王朝以奪取天下這一重大的戰略問題,接着為堅定文王的信心,進一步指出了表面上強大的商王朝已經是日薄西山、來日無多,而現在尚默默無聞的周卻如日東升,前程遠大。周文王被姜太公所描繪的光明前景所鼓舞,迫不及待地向太公提出了何以取天下的問題。姜太公于是闡明了“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這樣一個重要命題。認為“同天下之利者則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則失天下”,要奪取天下,必須從“仁”、“德”、“義”、“道”幾個方面着手。隻要做到以上幾點。那麼就會“天下歸之”,也就是可以奪取天下。綜覽全篇,既提出了取天下的戰略目标,又提出了取天下的措施和方法,因此,可以把本篇看作滅商的戰略決策和政治綱領。【譯...

  • [古文典籍]文傳解第二十五

    【題解】文,指文王。傳,指篇中“傳之子孫”之“傳”。此記文王臨終前告太子發“所保所守”之事,主要講為官之道以及治國理财之法。文王受命之九年,時維暮春,在鄗召太子發曰:“嗚呼!我身老矣,吾語汝。我所保與我所守,傳之子孫。吾厚德而廣惠,忠信而志愛,人君之行。不為驕侈,不為泰靡,不淫于美,括柱茅茨,為民愛費。山林非時,不升斤斧,以成草木之長,川澤非時,不入網罟,以成魚鼈之長。不鹿弭不卵,以成鳥獸之長,畋漁以時,童不夭胎,馬不馳骛,土不失宜。土可犯材,可蓄潤濕,不谷樹之竹葦莞蒲,礫石不可谷,樹之葛木,以為絺绤,以為材用。“故凡土地之間者,勝任裁之,并為民利。是魚鼈歸其泉,鳥歸其林,孤寡辛苦,鹹賴其生,以遂其材。工匠以為其器,百物以平其利,商賈以通其貨。工不失其務,農不失其時,是謂和德。土多民少,非其土也。土少人多,非其人也。是故土多發政,以漕四方,四方流之。土少安帑,而外其務方輸。《夏箴》曰:中不容利,民乃外次。《開望》曰:土廣無守,可襲伐;土狹無食,可圍竭。二禍之來,不稱之災。天有四殃,水旱饑荒,其至無時,非務積聚,何以備之。《夏箴》曰:小人無兼年之食,遇天饑,妻子非其有也。大夫無兼年之食,...

搜索古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