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是那一身漆黑的道袍,孑然一身,背着兩把劍,霜華和拂雪。帶着兩隻魂,曉星塵和阿箐,走上了另一條的道路。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願我來生,永沉黑暗,不入星辰; 願他來世,明月清風,不染俗塵。

《魔道祖師》


七歲斷指,斷了他的善,死前斷臂,斷了他的惡。

《魔道祖師》


世人皆歎藍忘機問靈十三載尋一不歸人 無人歎薛洋獨守一古孤城八年等一不歸魂

《魔道祖師》


若我曾被珠玉珍視,何須與草芥為友鄰。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義城有三盲,真盲,假盲,心盲。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隻是自以為心若頑石,卻終究人非草木。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何為惡人” “斷指,心盲,屠人滿門” “可否具體” “降災,成美,十惡不赦” “可否再具體” “愛糖,斷臂,天道不容” “終是不解其意” “薛洋”

(原創)


多年後 薛洋背着霜華 學着曉星塵的樣子蒙了白绫 一個眼睛好好的人 硬生生把義城的路摸了個遍 把十惡不赦活成了明月清風

(原創)


一縷魂魄兩把劍 一顆蜜糖七八年 一座孤城等一人 等到最後魂魄丢了劍沒了 手臂斷了糖碎了命亦隕了

(原創)


他一生極苦,卻很愛吃糖。 世人皆歎藍湛問靈十三載,等一不歸人;無人唏噓薛洋守一無人城,候一不歸魂。 用一顆糖就能哄好的人,能有多壞啊! 薛洋的小指斷了,月老怎麼牽線呢? 薛洋也有心,可道長不信。 薛洋不似魏無羨那樣幸運,他沒能遇到那個把他帶回家的江楓眠,沒有遇到那個像幫魏無羨擋狗的江澄,更沒能遇到他的藍忘機,故事最末在他手裡緊攥的竟是曉星塵給他的,因他不舍得吃而發黑的糖。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夜未央 義城過 炫目星辰落 清風起 微微笑 一身白衣霜華傲 心中執念隻為一人平過錯

——君無絕

《君無絕原創句子集》


明月清風曉星塵,傲雪淩霜宋子琛。 亦惡亦憐薛成美,半生惡盡半生癡。 我薛洋,曉天地,曉人心,但終究不曉星塵。 這顆糖微微發黑,一定不能吃了。被握的太緊,已經有點碎了。 是,我騙你。我一直在騙你。誰知道騙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騙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無情的薛洋上尚可獨活,有情的薛洋必死無疑。 薛洋也有心,可道長不信。 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殺多少條都抵不過。五十個人而已,怎麼抵得上我一根手指? 義城有三盲,真盲,假盲,心盲。 願來世,你曉天,曉地,曉星塵。 人間欠我一顆糖,我卻隻有砒霜付以人間。 若我曾被珠玉珍視,何須與草芥為友鄰。 你一開口我就笑,我一笑,劍就不穩了。 負霜華,行世路。一同星塵,除魔殲邪。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死了更好,死了的才聽話…… —— 薛洋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此生不悔夢薛洋,來世為他掌中糖!

(原創)


道長,跟阿洋走吧,他一生磨難,若連唯一喜歡的人都求而不得,豈不是也太可憐了嗎?

(原創)


縱然人人得而誅之,我卻還是貪戀那求而不得的溫暖。 ——薛洋

(原創)


若非人心這般薄涼 阿洋又怎會落得如此凄涼下場

(原創)


義莊守八年,候一不歸魂

《魔道祖師》


薛洋一生,隻向世間要過兩次東西, 第一次,薛洋向常念慈要了一顆糖, 斷了一指 第二次,薛洋向魏無羨要了一個鎖靈囊, 斷了一臂 薛洋一生,隻喜歡過一個曉星塵,曉星塵卻死了。 那個世界,對于薛洋來說,隻有冰冷和絕望


在哪裡看過:我喜歡的人啊,長得可好看了,有兩顆小虎牙,笑起來特别可愛 我喜歡的人啊,生的可聰明了,連陰虎符都能修好 我喜歡的人啊,可任性了,米酒不甜就要掀人家攤子 我喜歡的人啊,他可壞了,殺了好多好多人連那個唯一對他好的人也逼死了


為何這個世界與我而言永遠冰冷 為何在我感受到溫暖時又殘忍奪走 為何世人永遠看不見我的淚水 永遠要笑着啊 我害了這麼多人 屠了好多人滿門 道長,你回來教訓我好不好 再給我一顆糖好不好 隻要你回來我再也不害人 再也不捉弄人 你回來好不好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薛洋


何為他? ——成己之美 可否具體? ——義莊城八年,等一不歸魂 可否再具體? ——米酒不甜就掀街的流氓 ——屠人滿門的少年郎 ——隻需要鎖靈囊 ——想複活道長 ——他叫薛洋 可他用了一生,也沒有複活曉星塵。 他用了一生去等,可至死,也沒有任何回應。 曾


月老,你幫我牽根紅線吧。” “可是你沒有小指啊。” “那,無名指也可以吧…” “什麼!無名指牽的可是孽緣啊!” “孽緣就孽緣吧,總比沒有好,道長……我們走着瞧。”


義城一夢,緣定三生。


薛洋的惡無法澄清,他必須死,但我會為他收屍。

《網易雲評論》


若薛洋的下一生沒有曉星塵 他還是薛洋嗎 人生輪回 該遇見的也絕非偶然

(原創)


當初你苦守義城八年隻為候一不歸魂 現願你奈何橋遇同路舊人名曰曉星塵

(原創)


救世,真的是笑死我了,你連你自己都救不了!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薛洋,你欺他眼盲,騙他上床!

(原創)


莫道藍二公子為嬰所為,隻言薛氏成美尋曉之魂。

(原創)


曾有人獨自在黑夜中前行數十年,卻因一場意外而抓住了星辰,最後又因一場謊言,而失去了這漫天星辰。

(原創)


菩提一樹花,自依根脈成果。一命三世修,得此生始終。我持掌中火,焚盡方寸曾相負。

——管莫書

《因果》


一人守一孤城.隻為等一不歸魂 最終我還是活成了你的樣子啊.

(原創)


聞說這世間有兩事最苦—— 徒手摘星,愛而不得。 薛洋想,他倒是兩樣都占了個齊全

(原創)


我還是很喜歡你, 就像薛洋獨守空城八載尋求百計千方, 等一不歸魂

(原創)


我不喜歡曉星塵 因為 他待宋岚的好有十分對洋洋卻隻有五分 宋子琛對那十分好隻真了五分 洋洋待那五分好卻真了十二分 宋岚在道長死後 一句“錯不在他” 便得了所有人原諒 洋洋隻剩左臂 卻仍握碎糖 洋洋不懂怎麼去愛 用惡毒語言來掩飾自己心慌 最終隻得來曉星塵一句惡心

——草木

《網易雲熱評》


“何為惡人?” “斷指,厭世,降災出” “可否具體?” “畫得招陰旗,複得陰虎符,騙得仇人共夜獵” “可否再具體?” “饴糖,霜華,鎖靈囊,斷臂斷念” “可否再具體?” “曉天曉地終不得曉星塵” “仍是不解” “薛洋”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薛洋錯了麼? 他就隻是想要得到曉星塵的一點溫暖而已。 可他呢? 到死都恨着薛洋。

(原創)


成美 成人之美嗎? 可他明明……連自己都沒成全啊!

(原創)


原諒我壞事做盡卻真心待你。

(原創)


一人身死魂魄落,一人未亡心瘋魔。

《魔道祖師》


薛洋, 世上最好的薛洋, 卻因常慈安的惡意橫生, 年幼斷指,泯滅本性。 後來, 遇上了他的道長, 卻因宋子琛的無意撞破, 失了道長,自此心盲, 于義城斷臂,不得好死。 世人皆歎其罪有應得, 可是, 不應該怪薛洋的, 怪命,從不曾垂憐這個神采飛揚的少年, 命運糾葛至此, 可說世間難尋。 這一生終了, 願你來生, 曉天曉地,曉星塵。 《魔道祖師》

(原創)


薛洋真的就十惡不赦嗎? 說到底,他也不過是那個會緊攥着曉星塵給他的、因不舍得吃而發黑的糖的少年罷了。

(原創)


“若有來生,我薛洋定跟在道長身邊,不離亦不棄。” “可是阿洋,你忘了嗎?道長沒有來生了,他死了……連魂魄都碎了。”

(原創)


“道長,若阿洋不害人,不惡名遠揚,不十惡不赦,不去做那斂芳尊的門客,不修陰虎符,也不殺那些罵你瞎子的人,那,阿洋可否跟在道長身邊,聽你溫暖地喚我阿洋,跟你除魔殲邪,浮生相伴?” “可是……可是道長,阿洋忘了,道長已恨透了阿洋,也再也回不來了。”薛洋頹然地坐在裝着曉星塵破魂的鎖靈囊旁,擡手擦幹了此生最後一滴淚。 《魔道祖師》

《魔道祖師》


《草木非無情》 成也魔道敗也于魔道,心如黑夜卻亮于星塵。 草木本無情卻念一生,成美成美成于誰之美。 十三載堪靈等不歸人,八年守一城等不歸魂。 世人都道藍忘機情深,可又誰知薛洋心中苦。

(原創)


若非常慈安心生惡念 薛洋又怎會年幼斷指,誤入歧途 最終愛而不得 落得一個不得好死的下場

(原創)


【-記薛洋】 薛成美,三字三十一畫。 - 也曾此間年少時,奈何其左手小指被命運選中。 降災在身為禍亂,奈何義城降災未動霜華沾血。 虎牙微露眼卻冷,奈何眼前棺椁裡躺着一個人。 問靈不會求鎖靈,奈何尋靈囊未果魂魄便飛散。 -

(原創)


月老:我有牽線,可薛洋沒有小指。 丘比特:我有射箭,可曉星塵看不見。

《QQ音樂熱評》


【日常嗑苦糖】 薛洋其人,字成美。 皆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薛洋卻占其一二。 說屠滿門,出降災,為樂己。 說遇故人,欺他盲,為醫己。 說悔殇恨,尋靈囊,不知何。 兒時馬車壓過手掌結下一身煞氣, 死前烏啼哀啭斷臂斷了半生癡妄, 奈何那顆饴糖從他手中變黑, 那縷魂魄從他劍上零碎飄散, 那座義城不似當年, 那個少年不似惡赦, 隻為候一不歸魂。

(原創)


清風不留 緞帶覆血濃稠 明月依舊 越圓越滿意不周 烈火将休 命危淺恨難收 驕陽入秋 漸溫漸暖情知否 粗茶淡飯 柴米油鹽 義莊笑語歡 日出日落雲慢 月缺月又圓 釋懷宏願 貪戀微暖 兩心度平凡 卻是夢醒虛幻 生死何相安

——若以止白

《忘川·鎮命歌》


序臨安甯,歲次如斯。 曉天,曉地,曉星塵

——伯溟君

《曉君書》


如果相遇的契機隻有血海深仇 那麼便讓我為遇見你厮殺

——庭棠,若以止白

《薛曉,故事》


一行黑衣,手握甜饴,笑露虎牙,眼底殺氣

(原創)


阿洋,再一世如果常慈安招手讓你過去你一定要跑的遠遠的,知道嗎?跑到姑蘇去,然後等曉星辰下山,你們一起行走江湖,他會給你買糖,好多好多糖。他會因為你的三言兩語而眼裡充滿笑意。你們一定要找到一個白眸的少女,告訴她,以後再也不用裝瞎子了。

《魔道祖師》


很難過了,為什麼喜歡反派呢? 可能是因為他們啊 一開始都是純良美好的 因為世道,因為惡人 被欺壓被痛苦溢了滿身 無奈選擇反抗 選擇不懦弱下去 哪怕自己也變成那種人 哪怕性格惡劣,言語乖張 可他們仍用自己所剩不多的愛 會好好記住那個對自己好的人 哪怕棍棒加身,盲目斷臂 也敢肆意笑說,我不後悔。

(原創)


“降災歸你,你歸我。”

(原創)


“世人慕我,我慕卿。”

(原創)


盲眼怎把人心看,斷指何來紅線牽。 各以終得浮世伴,卻是蝕骨霜降寒。

——庭棠

《魔道祖師 蝕骨畫》


他的惡得不到救贖,他的愛得不到憐憫

(原創)


曾有少年,修邪術,拼虎符,濫殺生,恣肆為,意無限,後來設迷局,禦走屍,僞道人,巧連環,控故人,念死者,最後歎無常,笑命運,悔罪孽,鬥鬼神,逆乾坤,憶甜糖,回往昔。殊不知,那背負霜華劍的盲眼白衣道人,是他前半生的劫數,也是他後半生的念想。終得欲望難忘,作繭自縛,自歎自憐。――義城薛洋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我薛洋,曉天地,曉人心,但終究不曉星塵。

——墨香銅臭

《魔道祖師》


守一座孤城,候一不歸魂。

——薛洋


萬箭穿心終不悔,但求一睡薛成美。

(原創)


世道盡滅,天地混沌,與我何幹?做了對不起我的事,不要怕,死是必死的,冷靜的告訴我,你想怎麼死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滅我我滅天天堂太擠,誰陪我去地獄?你命由我不由天,滅你隻在揮手間中有一日權在手,殺盡天下負我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逆天,尚有例外,逆我,絕無生機天上地下,唯我獨尊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要這地,埋不了我的心,要這衆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神,都煙消雲散!所謂的弱,就是一種罪!

——緣、巳終&

《酷狗恨枉生的評論》


薛洋…别等了…… 糖…我有糖…我給你糖…… 别等了…道長…道長他…回不來了…… 你特别壞,我喜歡你

——未知诶


“是,我騙你。我一直在騙你。誰知道騙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騙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薛洋

《魔道祖師》


薛洋,初次見面,你非常可愛,我對你一見鐘情。

(原創)


因為我愛他,所以不管他做了多少十惡不赦的事情,在我這裡都可以被原諒。

(原創)


“臭丫頭,我可是小人,你和我在一起,就不怕我暗算你?”薛洋悠哉地剝着手中的糖紙,眼睛卻不忘看向一旁的顧有晴。 正埋頭苦吃的顧有晴一聽這話,想也不想道:“那又怎麼樣!我是女子,你是小人,普天之下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我們倆在一起,絕配啊!”

(原創)


有人問顧有晴,世間那麼多的不公平,你怎麼管得過來,明明對自己沒有半分好處,為什麼一定要管呢? 已經白發蒼蒼垂垂老矣的顧有晴垂眼看向自己的右手并不存在的小指處,想了很久才道,我年少的時候,喜歡過一個人,他心狠手辣殺人無數,他所有的怨恨,都是恨這個世界在一開始就碾碎了他的信任和手臂,所以他的左手是沒有小指的,有緣人告訴我,相愛的人之間有一條看不見的紅線,男左女右,系在彼此的小指上,他沒有小指,就注定一輩子都得不到愛情,我就切了自己的右小指,我以為這樣就可以永遠陪着他,最後他死了,死的時候告訴我,他恨這個世界,可也感謝它送來了我。他一輩子都那樣苦,我到處救死扶傷,因為我愛他,所以我希望,這世界上,少一個他這樣的人。

(原創)


你好,薛洋,我是顧有晴,我喜歡你。

(原創)


‘我再問你一次,無關其餘一切,你喜歡我嗎,薛洋。’不等他回答,那個光芒萬丈風華絕代的女孩突然俯下身迅速而輕柔地抱住滿身血污的他,虔誠真摯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後,繼續道,‘不說話就是默認了,既然如此,’ 她緩緩起身,封魔刀冷芒一閃,映出整片天地,不顧衆人驚愕,她淡淡說道:‘我保護自家男人,應當不犯法吧?’

(原創)


他從來不說難過。他隻會說,“好玩,怎麼不好玩。”他從來不說委屈。他隻會說,“我那個沒講完的故事,你不想聽下截了吧。”他從來不說後悔,他隻會說,“鎖麟囊,我需要一個鎖麟囊。”

《魔道祖師鎖靈囊》


“從此世間,再無星塵。” “從此眸間,再無星辰。”

《魔道祖師鎖靈囊》


他從來沒體會過這樣的感受,沒有人告訴他家是個什麼概念,他從小在街上流浪乞讨,從一出生看到的就是人性的醜惡。 此時突然感受到這樣陌生的溫情,讓他渾身上下都覺得說不出的不痛快,别别扭扭的,既恐懼又渴望,把他好像剝成兩個人

《薛洋同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