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哪條道上的?!” “我?我走的是中國社會主義道路。”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會往前走的。” 會過去的。 即使現在深陷囵圄。 隻要使點勁,不行就再用點力,走出去,想要的生活、答案……都會有的。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給我家小朋友 一起去啊。更遠的地方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被人拉起來,跟自己站起來是兩碼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朝哥,你上次問我,你什麼樣子。現在我不是别人,那個問題我重新答一下。 就講一遍,聽不到拉倒。 我喜歡的樣子。”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東樓賀朝,西樓謝俞。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沒喜歡過人。” “我面前的這個,叫謝俞的小朋友是第一個。” “雖然小朋友脾氣不好,動不動就打人,但我還是很喜歡他。” “很認真的那種喜歡,看到他就高興,想跟他談戀愛,喜歡的要命。” “那個脾氣不太好的小朋友聽到了嗎?”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什麼願望都沒許,但是感覺什麼都可以實現。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你們想過自己想做什麼嗎,不是說非得學習,有些人好好學習是因為目前還不知道以後想做什麼,那就做好手邊的事情,做好準備,去等待喜歡的事情在未來出現。” “有些人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所以他們努力,為了走向未來。 “你們呢,想走去哪裡。 “不管想去哪裡,不能因為不知道,就在地上躺着。”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暗戀有什麼好講的,酸酸脹脹像罐芬達,還是被使勁晃過的那種,噗噗噗,這時候誰拉開易拉罐,能炸他一臉。”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你有本事就在地上躺一輩子,沒本事就起來。”

《僞裝學渣》


在這個最容易沖動的年紀,卻又不敢肆意。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謝俞” “……” “沒什麼,熟悉一下同桌的名字。” 幾年後 “謝俞……” “你叫魂啊。” “沒什麼,熟悉一下男朋友的名字。”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今年打算送戒指,戴無名指上,一輩子也不摘的那種,不知道我家小朋友收不收?”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也沒喜歡過人。” 謝俞忍着揍人的心情說:“面前這個叫賀朝的臭傻逼是第一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就這樣吧,還能怎麼樣呢,走過的路就不要再回頭。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最近發現,……喜歡你這件事好像會上瘾啊。”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愛你,不過有時候愛也是一種負擔 我也很感謝你,謝謝你來到我身邊 從你還很小的時候,我就忍不住去想你的未來,想你長大了會是什麼樣,會去哪兒,會做些什麼。三百六十行,我都挨個兒想了個遍。 現在你該自己想想了。 不管你做什麼選擇,我都為你感到驕傲。 我隻希望你平安,快樂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高考過後,謝俞選擇學醫,賀朝報了經管。 冷酷殺手成了白衣天使,套路深似海的那位跑去學金融。 三班同學無不痛心疾首:“完了,謀财害命。”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家小朋友為什麼要笑給你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實,更何況這些道聽途說。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用堅硬的外殼擋住世界上所有的惡意,比如那種煩躁的、生人勿近的态度。但心底柔軟的地方,依舊一塵不染。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可能是被煙花照的,這幫孩子一個個的眼睛裡都有星光在閃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但是你不一樣,因為喜歡你喜歡到……就算再遲鈍。” 再遲鈍也逃不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有時候愛就是把能想得到的、能給的一切東西都捧出去,固執又一廂情願。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小朋友,”賀朝将水塞進謝俞手裡,說,“别的小朋友都去打籃球了,你怎麼一個人呆在這裡?”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看了那麼多青春讀物,雖然自己的日常沒有多轟轟烈烈,平平無奇的日子,每天為了考試煩憂,晚上點着燈寫作業寫到半夜……但是真好啊。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成年的你們要學會很重要的一點擔當責任,德行,堅韌不拔的品質。勤學苦練,腳踏實地。我也由衷地為你們感到高興和驕傲 無論你們日後走到哪裡。走的有多遠。都不要忘記——赤子之心,是我們二中的校訓。我們二中的精神 恭喜,你們成年了 大膽地,往更遠的地方去吧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這個人是我的。 毫無保留。 身上每一處地方都是。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賀朝一邊挨揍一邊在心裡說,老子男朋友,二話不說就是幹的樣子真他媽可愛。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膽子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我很欣賞你這種膽量跟其他小孩都不一樣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覺得我的背影特别帥氣

——賀朝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所有小心翼翼的心情,控制不住的思緒。想靠近又不敢聲張。 但事後又慶幸自己大着膽子邁出了那一步。 更慶幸身邊這個人也同樣……毫無顧忌地朝他走來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怎麼?” “看你啊,” “我家小朋友怎麼那麼好看。” “你,有男朋友的人,别太騷。”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朝哥,這……西樓謝俞每天脾氣都這麼爆?” “是啊,” “可愛吧。”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他跟賀朝,相識就像一場不可思議的意外,碰撞在一起,甚至絢爛到……害怕這隻是一場轉瞬即逝的煙火。 以後怎麼樣誰也說不準,人生還有那麼長,哪裡說得準以後。 可是潛意識有個聲音說,你想過的。 你想一直跟這個傻子在一起。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老唐輕歎道:“或許有的同學覺得這次沒考好,沒有,隻有不努力,沒有所謂的沒考好。我覺得你們都很好,而且還可以更好。” “還有同學跟我說,感覺未來很迷茫,心裡沒底,”老唐又說,“那不叫迷茫……傻孩子,你們的未來有無限種可能啊。”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朝哥。” “你上次問我,你什麼樣子。” “現在我不是别人,” “那個問題我重新答一下。就講一遍,聽不到拉倒。” “我喜歡的樣子。” 你是賀朝。 就是你自己的樣子。 跟别的什麼都沒關系。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謝俞收回目光,用筆戳了戳前座的肩,想問還有沒有多餘的筆,然而平時都對兩位後排大佬畢恭畢敬的這位兄弟居然有了點小脾氣。 雖然前後桌坐了那麼長時間,但前排這兩人還是對後排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敬畏感,剛開始是被校霸的惡名所震懾,後來是被這兩人gay怕了。 基基的,不能再基。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他,喜歡,謝俞。 不是那種,是那種喜歡。 那種隻要一看到這個人,心裡突然就滿了,又患得患失,不踏實,總覺得哪裡還空着的喜歡。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兩位年級倒數即使戴着情侶手鍊,也隻會被人認為是逢考必過神器。

《僞裝學渣》


“我有對象了。高二談的,不是随便玩玩,很認真,認真到……這輩子就他了。” “他叫賀朝。”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迎着撲面而來的風,點點星光,以及街道兩邊那道無限往外延伸、延至天邊的光。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剛才許了什麼願望?” “沒許。” “啊?” “沒許願。” 什麼願望都沒許,但是感覺什麼都可以實現。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很久之後謝俞再回憶起高中生涯,一定不會忘記這個晚上,一系列智障的劇情展開以及弱智的結局倒是其次。 一個明明怕到手都在抖的大傻逼,卻把符紙塞進了他手裡。

《僞裝學渣》


所謂的校霸,多少有些被妖魔化,校霸的事迹,他們都是聽說居多。謠言經過口口相傳,真假參半,最後傳下來的也都不知道變成了什麼模樣。 但是高二三班的同學們第一次那麼清楚地意識到:這兩個校霸,跟傳說中的,有些不一樣。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那你加一下老賀微信吧。他求了我快兩年了,我怕吓着你,一直沒給。” “……”兩年? “談戀愛第一天就跟他說了,我說我找到了一個很喜歡的人,這個男孩子特别可愛。”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謝俞說:“這個老師不行,那就換一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賀朝,是你先招惹我的。”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找死找到爸爸家門口上了,沒空跟你們廢話,一起上吧 ――謝愈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你家老謝,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啊,你好好想想,他對什麼感興趣。” “我吧。” “……啊?” “我。他對我感興趣。”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謝俞心說,姓賀名朝的這個人,不管處于哪個階段,都好像會發光一樣。 ——而且最重要的是,都是他的。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無聊嗎?” “課是有點。” “跟你上就不無聊。”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想什麼呢。” “在想你怎麼找到的男朋友。” “我有時候是挺……沈捷也說過我好幾次。” “但是你不一樣,因為喜歡你喜歡到……就算再遲鈍。” 再遲鈍也逃不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那就想點别的,” “比如說……有你朝哥的現在和未來。”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沒喜歡過人。” “我面前的這個,叫謝俞的小朋友是第一個。” “我也沒喜歡過人。” “面前這個叫賀朝的臭傻逼是第一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心情不好。 看着你就好點了。 如果可以的話......還想抱抱。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謝俞。” “沒什麼,熟悉一下男朋友的名字。” “以後多多關照啊,男朋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這人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啊!小小年紀已經這麼會披羊皮了嗎!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喂。” “幹什麼啊。” “叫你一聲傻逼你敢答應嗎。” “……你才傻逼。” “所以啊,” “不要問别人,問你自己。”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入目是滿天繁星。 星星點點,閃着光,灑在這片夜空裡。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也沒喜歡過人。” “面前這個叫賀朝的臭傻逼是第一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不管你選哪條路,怎麼走我都相信你。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别愛我,沒結果。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賀朝,是你先招惹我的。” 你先招惹我的。 帶着這麼多聲音入侵他的生活。 非要攻破他所有武裝。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在虎哥灼灼的目光下,謝俞慢悠悠地張了口:“我?我走的是中國社會主義道路。”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我暫時不知道說什麼。這樣,先打個十分鐘。” “我也不知道說什麼。” “這樣,我們先親個二十分鐘。”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這麼記仇?” “記。我不光記仇,跟你有關的統統都記着。” 這位騷哥,看着沒心沒肺、不拘小節,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心大’的人,一旦碰到關于男朋友的事就特别小氣。 小氣得不行。恨不得在謝俞周圍劃個圈,再在邊上寫倆字:我的! 如果還有多餘的地兒,還會再加一句:誰動誰死!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你想什麼呢,” “我考慮過了……我這要是一下子沖到年級第一,别說老唐,學委都能直接暈過去。” “更想一直陪你罰站,” “也怕你一個人打遊戲無聊,這樣想二十名好像太多了……啊,就他媽先進步兩名好了。”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你來看我們……還是看我?” 謝俞心說,都不是,我來躲學委。 但是賀朝說話時吐在他耳邊的熱氣,和說話時希翼閃爍、瘋狂暗示的眼神,眼睛裡就差沒寫上:說看我啊快說。 “看你,” “看我男朋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你不收拾?” “我沒什麼要拿的。” “過來哄哄男朋友就走。”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餓嗎,約個飯?” “約個會吧。”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哥,勾引誰呢你。” “我哪敢,” “隻給你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堅定地走好腳下的每一步,他們這批人的前路也變得越來越明朗。 但是剛上高三時的迷茫,不知所措,以及那些毫無眉目的未來.....這份并不成熟的心境,也是成長路上值得珍藏的寶藏。 謝俞心想,不管是他和賀朝,還是三班的這群人,這條路上的共同點,大概就是真心實意地感激:還好 當時摔倒過啊。 還好當時摔倒了。 停頓了一下,也走了點彎路,才能看到這些風景。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用自己方式對她好……不一定是她想要的。” 雖然有時候愛就是把能想到的、能給的一切東西都捧出去。 固執又一廂情願。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賀朝,賀朝!” “謝俞,謝俞!” “百年好合”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如果把人褲子扒了,站在旁邊嘲笑對方雞兒小,讓人裸奔了近兩三個小時算仁慈的話,楊文遠估計甯願被打。 謝俞聽完前因後果,也陷入沉默。 賀朝說:“我真的不喜歡打打殺殺,一般都是選擇平靜地解決問題。” 平靜……真是平靜。 難怪楊文遠念念不忘,簡直可以列入人生恥辱之最,尤其像他這種平時傲氣十足的優等生,哪裡遭受過這個。柳媛一轉學他就覺得這個把柄“死無對證”,跳出來搞事情。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樓梯轉角處的燈亮了兩盞,賀朝頓了頓又說,“但是你不一樣,因為喜歡你喜歡到……就算再遲鈍。” 再遲鈍也逃不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跟平時廣播裡的姜播音員不太一樣,跟讓廣大學子頭疼不已的瘋狗也不一樣。 很普通。 普通到好像是因為肩膀上需要擔起來的擔子,以及老師兩個字,才變得強大起來。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用自己方式對她好,不一定是她想要的’。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分班後,兩位風靡校園的“問題少年”不止分進一個班還成為同桌。明明是學霸卻要裝學渣,渾身都是戲,在表演的道路上越走越遠。-818我們班裡每次考試都要争倒數第一的兩位大佬。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劉存浩聽完題,又擡頭看了看日常鬥嘴的兩個人。 他剛才沒說出口的是:不管正數倒數,還是我們認識的那兩位大佬啊——為了維護女生忍下莫須有罪名的賀朝,籃球賽上二話不說撩起袖子就下場的謝俞。 從三班同學的角度來看,對他們倆的認識早就超過了成績這個範疇。剛分班那會兒,隻知道這兩位是讓人聞風喪膽的校霸,無惡不作殺人不眨眼。 但接觸下來,完全不是那樣。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朝哥,來不來?3009等你。” “不來,” “我跟老謝玩點别的。” “那個,玩點别的?比如我。”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喜歡你這件事 好像會上瘾啊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羅文強他們換了話題,從吃飯聊到酒店:“我等會兒回去打算寫會兒作業……” “你帶作業了?你是畜生嗎,你不是說它會自己照顧自己!” “我安慰你的嘛,安慰的話能信嗎。”

《僞裝學渣》


“朝哥,你家小朋友,” “管管?” “這還真管不了……他管我還差不多。”

——木瓜黃

《僞裝學渣》


“看夠了麼。” “……” “沒有。” “沒看夠。”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别怕,哥罩你。”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幾級台階不高,兩個人索性直接往下跳。 腳下懸空一瞬。 迎着撲面而來的風,點點星光,以及街道兩邊那道無限往外延伸、延至天邊的光。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幾乎所有人對高三一整年的印象,是做不完的模拟卷,是朗朗讀書聲、 整間教室裡粉塵飛揚。閑着沒事把用光的筆芯一根根收集起來,最後畢業收成了一大捆。 其他印象就是睡覺。 撐不住就往桌,上一一趴,頭頂是晃晃悠悠的吊扇,發出嘎吱聲響,連帶着吹起試卷邊角。 又好像真的隻是睡了一覺。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别愛我,沒結果。——賀朝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進立陽二中純屬偶然,也沒報過什麼期望......可能就是老唐嘴裡說的“無限種可能”。像奇迹一樣,把他們聯結在一起。 以後也會有的。 還會有更多奇迹。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謝俞是他的了,他家小朋友。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你喝醉了嗎。” “沒有,” “那你……喝醉了嗎。” “傻逼,你說呢。” 沒喝醉。 不是因為因為酒精作祟。 也不是一時沖動。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姜主任這個人隻要不在學校裡,還挺好說話,即使現在隻是跟學校隔着一條馬路。跟平時廣播裡的姜播音員不太一樣,跟讓廣大學子頭疼不已的瘋狗也不一樣。 很普通。 普通到好像是因為肩膀上需要擔起來的擔子,以及老師兩個字,才變得強大起來。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還有同學跟我說,感覺未來很迷茫,心裡沒底,”老唐又說,“那不叫迷茫……傻孩子,你們的未來有無限種可能啊。”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陽光從窗戶外邊灑進來,這陣近乎刺眼的光被窗簾遮着,恰好有風将窗簾吹起,永遠對不齊的課桌椅,載滿粉筆字的黑闆,還有教室裡的所有同學們,整個被照得發起光來。 他們身上穿着同款衛衣,背後四個大字:愛與和平。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對不起’但這三個字,就跟‘我愛你’一樣,對越親近的人反而越難說出口。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借着微弱的路燈燈光,謝俞勉強能看到信封上幾個張揚的大字:給我家小朋友。 謝俞捏着信封邊角,愣了愣。 裡面沒寫什麼長篇大論,隻有寥寥兩句。 ——一起去啊。更遠的地方。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也不知道這兩位大佬到底是什麼時候跨越東西兩樓建立的友誼,高二三班全體不約而同松了一口氣。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喂。” “……今天之前,這個地方,我隻在你拍的照片裡見過。” “我覺得我沒救了。”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有自己比較感興趣的專業嗎?” “啊,還在考慮,你呢?” “離你近點。” “離你近點就行。”

——木瓜黃

《僞裝學渣》


有時候人真的很容易滿足。一點碰觸,一個眼神,以及捎帶過來的溫度。就滿了。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小朋友躺在他的床上,斂了所有戾氣,看起來特别乖的樣子。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呼吸聲伴着微弱的蟬鳴。 謝俞又半睜開眼,看了一眼夜空。 腦子裡沒什麼其他年頭......隻覺得很亮。

——木瓜黃

《僞裝學渣》


你上次問我,你什麼樣子。 我喜歡的樣子。

——木瓜黃

《僞裝學渣》


逆天改命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謝俞那句“你先招惹我的”,本來後面想跟的是:如果你隻是覺得新鮮,覺得好玩,我沒空陪你玩。 他不敢确定賀朝的喜歡到底算什麼,于是他習慣性保護自己,近乎消極地想要個結果。 他甚至覺得,賀朝會往後退。 但是賀朝沒有。 他說他是很認真的,想跟他談戀愛的那種喜歡。

——木瓜黃

《僞裝學渣》


賀朝随口問:“剛才許了什麼願望?”謝俞說:“沒許。”“啊?”見他不相信,謝俞又笑着重複了一遍:“沒許願。”什麼願望都沒許,但是感覺什麼都可以實現。

——木瓜黃

《僞裝學渣》


四排人,姿勢誇張,個個都拍成了表情包。有高舉着手臂跳起來、停格在半空中的,也有勾肩搭背當衆打架的。劉存浩那天很欠揍,喊了句‘我最帥’, 被邊上兩個人按着一頓揍。 排隊形的時候謝俞被教導主任拉到邊上,跟賀朝隔開了幾個人,趁着他們還在打鬧,賀朝不動聲色地伸手拉他: “過來。 ” 這張照片不是最後的正式畢業照,由于太混亂,老唐組織了好幾次秩序,攝像師估計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猴子班”: “别亂動了,三、二、一……” 畫面定格。

——木瓜黃

《僞裝學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