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杵能磨成針,但木杵隻能磨成牙簽。材料不對,再努力也沒用。


人生第一快樂是做到自己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人生第二快樂是做到别人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


不愛那麼多,隻愛一點點, 别人的愛情像海深,我的愛情淺。 不愛那麼多,隻愛一點點, 别人的愛情像天長,我的愛情短。 不愛那麼多,隻愛一點點, 别人眉來又眼去,我隻偷看你一眼。

《不愛那麼多》


不看你的眼 不看你的眉 看了心裡都是你 忘了我是誰


我罵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罵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個本領,我能證明你是王八蛋


作弱者,多不得好活;作強者,多不得好死。


不主動,美女就會讓别的男人爬到她身上。不拒絕,就會有醜女爬到你身上。不承諾,就沒哪個女人願意讓你爬在她身上。其實幹工作也一樣:不主動,好位置就會讓别人弄走。不拒絕,什麼癟事都安排給你,還經常受批。不承諾,沒有哪個領導相信你,因為領導感覺不到你的決心。


一個人要做到哪些才不算白活:喜歡你喜歡的,打敗你不喜歡的,活過你讨厭的!


花開可要欣賞,然後就去遠行。 唯有不等花謝,才能記得花紅。 有酒可要滿飲,然後就去遠行。 唯有不等大醉,才能覺得微醺。 有情可要戀愛,然後就去遠行。 唯有戀得短暫,才能愛得永恒。

《然後就去遠行》


有時解釋是不必要的:敵人不信你的解釋,朋友無須你的解釋…


前進的理由有一個,人們在找出一百個理由證明自己不是懦夫,卻不肯找出一個理由證明自己是勇士……


不愛那麼多, 隻愛一點點。 别人眉來眼去, 我隻偷看你一眼。


笨人的可怕不在其笨, 而在其自作聰明; 笨人做不了最笨的事, 都是聰明人做的。


停在蒼蠅拍上的蒼蠅,處境最安全。


一個年輕女孩兒出來炫富,就兩種情況:1、上她的人牛逼 2、上她媽的人牛逼


世界上兩個最髒的地方是男人最想進去的-------陰道和政治


世界上最讨人厭的一種話就是失敗者的理由


中國有句老話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西方有個諺語說:“給狗一條罪名,就可以吊死它(Give a dog a bad name and hang him)。”所以當别人要整你的時候,你在罪名上跟人家發生争執,你就太笨了。

《這一次,我隻聊真話》


我用類似登徒子的玩世态度,灑脫地處理了愛情的亂絲。我相信,愛情本是人生的一部分,它應該隻占一個比例而已,它不是全部,也不該日日夜夜時時刻刻扯到它。一旦扯到,除了快樂,沒有别的,也不該有别的。隻在快樂上有遠近深淺,絕不在痛苦上有死去活來,這才是最該有的‘智者之愛’

《不愛那麼多,隻愛一點點》


富蘭克林講了一句話,非常動人,他說:“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我的祖國”。這句話被我李敖改寫成“這裡是我的國家,我要使它自由”。


談戀愛是以自欺始,欺人終;搞政治是以欺人始,以自欺終。


我生平有兩大遺憾,一是我無法找到像李敖這樣精彩的人做我的朋友,二是無法坐到台下去聽李敖的精彩演說。


其實,這就是人生,你不能全選全得,你有所取有所不取,有所不取就該坦然面對有所失,有所失就有所得。

《北京法源寺》


射程以外的铠甲,是最好的铠甲。


她不需要做愛,但可以做;他需要做愛,但可以不做,這正是美人與英雄的分野


任何人都不配與我一戰,任何人都必須向我道歉。沒有人能戰勝我,因為我不可戰勝。不要與我辯論,你多說一句就多暴露一分愚蠢。


“拙于謀生,急于用世,昧于盡忠,淆于真知,疏于自省” 中國知識分子五病


人有遠慮,必有近憂。


人物周刊:您怎麼能耐得住寂寞呢? 李敖:不是,你如果耐寂寞你就輸了,根本就沒有寂寞。注意啊,這是最根本問題。你去耐寂寞就是和它糾纏,你就輸了。


年輕就是要不信邪,拒絕心靈軟骨病;年輕就要有情趣,拒絕乏味毀自己;年輕就要拼實力,拒絕浮誇不成事!


真正的好人,必須是大智大仁大勇的、狂狷的、特立獨行的,“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的、“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的、“雖千萬人吾往矣”的。

《中國式好人》


笨人的可怕之處不在其笨,而在其自作聰明。


人的痛苦是隻能同敵人作戰,不能同朋友作戰;或隻能同朋友作戰,不能同自己作戰。隻有性格上大智大勇又光風霁月的人,才能自己同自己作戰,以今天的自己和昨天的自己作戰。

《北京法源寺》


人間雖衆生百相,但隻能做一種人——隻能選擇做一種人,同時還得拒絕不做其他許多種的人,盡管其中還不乏有趣的、吸引人的成分。 我所面對的是兩個方面,一面是選擇做什麼、一面是拒絕不做什麼,然後進一步對選擇的,寄以前瞻;對拒絕的,砍掉反顧。承認了人生必須選擇又承認了人生那麼短暫,自會學着承認對那些落選的,不必再花生命去表現沾戀與矛盾。生命是那麼短,全部生命用來應付所選擇的,其實還不夠;全部生命用來做隻能做的一種人,其實還不夠。若再分割一部分生命給以外的——不論是過去的、眼前的、未來的,都是浪費自己的生命,并且影響自己已選的角色。

《北京法源寺》


發現常識的非常部分,是非常之人。


因為我從來是那樣,所以你以為我永遠是那樣。


所謂失敗,隻是成功的第一步。成功也許隻要兩步,那失敗就是成功的一半;成功也許需要十步,那失敗就成功了十分之一。所以,不要把失敗孤立起來看,要把失敗當成功的一段、成功的前段來看,把失敗和成功連續起來一起看。

《北京法源寺》


為什麼嶽飛了不起?嶽飛被抓的時候隻是笑,不答辯。他知道是你皇上要整我,要把我整死,所以那些罪名統統都是假的,我跟你費這些唇舌争辯,有什麼意思呢?反過來,年羹堯就笨,浪費唇舌,斤斤計較,結果越計較罪名越多;好像魚一樣,被魚鈎鈎住了,越掙紮鈎子紮得越深,最後九十二條罪名把他鎖定,把他幹掉了。 結論是嶽飛是一條罪名笑着死掉的,年羹堯被安了九十二條罪名還掙紮,最後還是一死了之。這就是聰明人和笨蛋的區别。

《這一次,我隻聊真話》


請相信,我愛你百分之百,但現在來了個千分之一千的,請退避一下。


被狗咬到,狗要反省;被瘋狗咬到,人要反省;瘋狗咬到瘋子,雙方一起反省。


“在公交車上遇到漂亮的女孩, 很多人都不好意思上去追, 怕人家女孩拒絕沒有面子, 那就證明面子比這個漂亮女孩重要, 那你就活該錯過。”


其實女人被迫做娼妓并不可恥,她們隻是出賣“肉體”。試問多少男人在自願出賣他們的“靈魂”?“靈魂”都可以賣,“肉體”為什麼不能賣?

《假如我是女人》


隻有在長久的孤獨中,才能對時間和空間有如此深邃細膩的感受。

《李敖快意恩仇錄》


一個人肯為他奮鬥的目标去死,别人還能苛責什麼呢?還能挑剔什麼呢?

《北京法源寺》


政客的最大不要臉是,他們把出爾反爾,硬叫做此一時彼一時


過去其實有兩種,一種是自己的過去、一種是古人的過去。自己的過去雖然不過幾十年,但是因為太切身、太近,所以會帶給人傷感、帶給人怅惘、帶給人痛苦。但古人的過去卻不如此,它帶給人思古的幽情、帶給人凄涼的美麗和一種令人神往的幸會與契合。懷古的情懷,比懷今要醇厚得多。它在今昔交彙之中,也會令人有蒼茫之情、滄桑之感,但那種情感是超然的,不滞于一己與小我,顯得浩蕩而恢廓。懷今以後,益之以懷古,可以使傷感、怅惆、痛苦之情升華,對人生的悲歡離合,有更達觀的領悟。

《北京法源寺》


成功的人生一開始是觀衆,接着是演員,最後是後台老闆。失敗的人生反其道行之。


金剛怒目,菩薩低眉,尼姑思凡。


珍惜是山上的晚岚、墳上的小花、葉上的露珠、掌上的小雞、肩上的蝴蝶和床上的血淚。


群體是健忘的、是非不定的、忘恩負義的、殘忍的。

《北京法源寺》


佛門精神是先把自己變成虛妄,虛妄過後,一無可戀、一無可惜,然後再回過頭來,把妄成真,這才是正解。從出世以後,再回到入世,就是從“看破紅塵”以後,再回到紅塵,這時候,這種境界的人,真所謂目中有身、心中無身。他努力救世,可是不在乎得失,他的進退疾徐,從容無比,這就是真的佛、真的菩薩。

《北京法源寺》


心帶給人痛苦,屌帶給人快樂。神父的錯誤在用心去快樂用屌去痛苦,所以 隻有和尚同情他。”


反正,總歸一句話:中國是一個最難變法的民族,能在中國搞變法,縱是大英雄豪傑也沒有辦法。所以,為中國計,絕不要走改良的路,改良是此路不通的,我們要用霹靂手段去革命,提醒中國人:當一個政權從根爛掉的時候,他不能談改良,當它肯改良的時候,都太遲了。

《北京法源寺》


輪回是不可信的,死後妄信有來生,是一種怯懦、一種自私,對來生沒有任何指望而死,才算堂堂的生、堂堂的死。

《北京法源寺》


真正第一流的強者,他一定不管造次與颠沛、榮枯與浮沉,永遠保持他的本色,以本色示人,以本色戰鬥。

《蝙蝠與清流》


非讀萬國之書,則不能讀一國之書。"要知道中國以外還有世界,了解世界才能為中國定位、才能了解中國,"孔子之教,非徒治一國,乃以治天下"。因此為學當"求治天下之理"。知識分子要求得此理而努力"成大丈夫","以大儒定大亂",這才是讀書上學的目的。

《北京法源寺》


不怕苦,吃苦半輩子,怕吃苦,吃苦一輩子。


”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低手對不如意的事,是唉聲歎氣;高手對不如意的事,卻能化成對自己有利。人要修煉到這一段數,才算爐火純青。爐火純青的人,不論在八卦爐裡、在八卦爐外,都是一樣潇灑。

《李敖回憶錄》


三刀六眼面不改色,這才是大流氓。

《活着你就得有料》


好花應折, 因為花會老。 莫等盛開, 折花要趁早。 春天應尋, 因為春會老。 莫等冬去, 才把春天找。 愛情應斷, 因為情會老, 勞燕先飛, 是為兩人好。

《情老》


前進的理由隻有一個,後退的理由有一百個,每個人都會用一百個理由證明自己不是懦夫,卻不用一個理由證明自己是個勇士。


相逢隻是萍水,隻是斷萍,隻是流水,隻是一次,沒有下一次。離别就是永别,生别就是死别,讓她眼中的背影依稀,讓你眼中的不再。


喜歡你喜歡的 打敗你不喜歡的 活過你讨厭的


……你們會覺得很好笑,你李敖為什麼老吹牛吹自己?這是我的生存之道。為什麼呢?不然我會氣死。我在台灣會得胃潰瘍,死掉。我不能得這種病死掉。得胃潰瘍或得了胃癌代表什麼?代表你死的原因之一是心情不愉快。我們這種生龍活虎的人如果心情不愉快生悶氣,得了胃癌或胃潰瘍,這樣死掉了,就像神父的梅毒死掉一樣,怎麼可以呢?孔子說“斯人也,而有斯疾也”隻有那種人才能生那種病。如果神父得了梅毒死掉了,是不是得丢人現眼啊?


當百花凋謝的日子 我将歸來開放


知道看人背後的,是智者和唯美主義者;知道背後看人的,是奸雄。


我看着别人一個個遠走高飛,我沒有離開,這是我的選擇。我覺得人生“不平則鳴”有骨氣,“不平則怨”沒出息。“怨”在我李敖看來是弱者的表現。我不怨也不走,我要留下來發出我的聲音。

《不平則怨沒出息》


老實說吧,現在這時代,你要想出人頭地,捷徑有千百,正途卻隻有兩條,一條是考,一條是選。


五十年來和五百年内,中國人寫白話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

《李敖文集》


路不好是一回事,每個人都得走。

《北京法源寺》


有人以為現代文明取消了牛馬、代替以汽車。殊不知現代人要先做陣牛馬,才能坐上汽車。


我最佩服唐三藏西天取經,他偷渡出關,直奔昆侖之西,面對一片浩瀚、荒涼與死寂。在這種氣氛裡孤軍奮鬥,真是中國第一豪傑。

《冷眼看台灣》


亞裡士多德說人是政治的動物,其實這話對他們男人說來更切實際。政治這東西要會殺會砍會登台演戲才行,要會打擊敵人,也會出賣朋友。

《假如我是女人》


孤寂是自處于荒原、孤寂是獨行墳場、孤寂是在什麼聲音都沒有的時候看月亮。


他被擁簇着走到法場正中,滿地泥濘,太陽卻是高照着,放眼望去,四邊人山人海,卻是鴉雀無聲。“這就是祖國、這就是群衆。”他心裡想着,“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黑暗時代,他們在看我們流血。我們成功,他們會鼓掌參與;我們失敗,他們會袖手旁觀。我們來救他們,他們不能自救,如今又眼睜睜看着我們亦無以自救。在他們眼中,我們是失敗者。但是,他們不知道失敗者其實也滿痛快,因為失敗的終點,也就是另一場勝利的起點。這些可憐的同胞啊,他們不知道,他們永遠不會知道。”

《北京法源寺》


我相信,愛情本是人生的一部分。它應該隻占一個比例而已,它不是全部,也不該日日夜夜時時刻刻扯到它。一旦扯到,除了快樂沒有别的,也不該有别的。隻在快樂上有遠近深淺,絕不在痛苦上有死去活來,這才是最該有的智者之愛

《李敖回憶錄》


不做無聊之事,難度有生之涯


我對敵人不發火,隻開火,隻要扯平就行,但什麼是平,山人自有标準。

《冷眼看台灣》


魯迅做人是很世故的,他不罵日本人,他臨死的時候還收蔡元培送來的錢,拿國民改府的錢

《活着你就得有料》


生離死别有兩種,一種是對人的,一種是對土地的

《活着你就得有料》


不愛那麼多,隻愛一點點 别人的愛情像海深,我的愛情淺 不愛那麼多,隻愛一點點 别人眉來又眼去 我隻偷看你一眼

《隻愛一點點》


愛同胞比愛鄰居容易,恨鄰居比恨同胞實際。


報仇的最好方法就是要比敵人活得久,活的好。


笨男人喜歡笨女人,因為不用考驗自己的智商!


美國大法官Holmes講過一句話,他說什麼是言論自由啊,當你的言論造成了明白而立刻發生的危險(the clear and present danger),你這個自由就沒有了。譬如在電影院你忽然喊“着火了”,什麼結果呢?造成明白而立刻發生的危險,這時候你就沒有言論自由。

《這一次,我隻聊真話》


我認為言論自由的取得不是靠橫眉怒目,而是靠相當高的技巧,這個技巧就是“情欲信而詞欲巧”,我的态度非常好,技巧非常高明,并且我講的是真話,如果你聽不進去,你也隻是皺一下眉頭而已;而我呢,也會暫時忍耐,也許我會挨你一刀,可是你不要忘記,我遲早會卷土重來,因為我是沒完沒了的。

《這一次,我隻聊真話》


要想搞明白一件事情,最好的辦法是寫一本跟這件事情有關的書。


《華嚴經》有‘回向品’,主張已成‘菩薩道’的人,還得‘回向’人間,由出世回到入世,為衆生舍身。這種‘回向’後的舍身,才是真正的佛教。

《北京法源寺》


我一生中的許多經曆,都不想重過。但是如果時光倒流、少年可再,我夢魂所依,除此而外,卻無複他求。

《李敖回憶錄》


在環境的極限下,我們少做一分懦夫,我們就該多充一分勇士;能表白一下真我,就少戴一次假面。如果我們能高飛,我們希望飛得像隻多謀的九頭鳥;如果我們與覆巢同下,我們希望不是一個太狼狽的壞蛋;如果我們在釜底,我們希望不做俎肉,而是一條活生生的遊魂!


我隻愛你一點點,别人的愛情像深海,我的愛情淺。我隻愛你一點點,别人的愛情像天長,我的愛情短。我隻愛你一點點,别人的愛情眉來眼去,我隻偷看你一眼。

《我隻愛你一點點》


如初一見,一見如初。


英國有個文學家毛姆,他說:怎麼樣證明你愛一個人?他用的牙刷你可以用,就表示你愛他——可以一起用同樣一把牙刷。

《活着你就得有趣》


承認了人生必須選擇又承認了人生那麼短暫,自會學着承認對那些落選的,不必再花生命去表現沾戀與矛盾。生命是那麼短,全部生命用來應付所選擇的,其實還不夠;全部生命用來做隻能做的一種人,其實還不夠。若再分割一部分生命給以外的——不論是過去的、眼前的、未來的,都是浪費自己的生命,并且影響自己已選的角色。

《北京法源寺》


年輕姑娘炫富,無非是兩種情況:“ 要麼是睡她的人牛逼, 要麼是睡她媽的人牛逼!”


我爸爸是北京大學的學生,可是我們想想看,今天你們的責任是什麼,就是背後有這麼多的人,他們在精英上精英不過你,本來你們從出生就是勝利者,父母母親受胎的時候是2億三億的精子往前跑,後來是一個精子才出了你們。


中國知識分子有五種病:拙于謀生,急于用世,昧于盡忠,淆于真知,疏于自省。


愚蠢的事都不是傻瓜做的,而是聰明人所為。


對大陸,我并沒有鄉愁;對台灣,我也不曾寄旅。台灣還不夠格是我的敵人,它太小了。

《冷眼看台灣》


台灣作家李敖說:他媽媽就是反科學的,整天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從早到晚喝可樂、咖啡、沙糖包子,愛吃高碳酸食物,活了 90多歲。其爸爸,對生活很講究,才活 50多歲。


幻方是真,而真反而不如幻;幻方是永恒,而真反而是過眼雲煙。

《李敖快意恩仇錄》


個人隻有和群體的大多數一起浮沉,才能免于被殘忍對待,個人太優秀了、太特立獨行了,就容易遭到群體的迫害,群體是最殘忍的,個人比較好,群體比個人不是更好就是更壞,群體比個人極端得多。所以,優秀的個人如果優秀得過分,就得準備付出慘痛的代價給群體,作為“冒犯費”。所以,許多優秀的個人為群體做事,必須事先就得抱有最後還得被群體出賣的危險。

《北京法源寺》


“以玩世來醒世,用罵世而救世”。


敵人都知道我厲害,但不知道我多厲害。


他坐在水邊,思緒飄浮着,一如水面上的浮萍。但是,誰又配跟浮萍比呢?浮萍還是有根的,而我這皇帝呢,卻囚居在小島上,連根都給拔了。

《北京法源寺》


在衆香國、在女兒島、在人魚出沒的海洋,到處充滿了陰柔和平的氣氛,世界從此沒有戰争,隻留下無人追逐的美麗,伴着空谷的幽蘭和荒原的玫瑰,在秋風的吹拂裡同聲歎息。

《假如我是女人》


别人眉來又眼去 我隻偷看你一眼

《别愛那麼多》


世界上最讨人厭的一種活就是失敗者的理由。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有些言論自由的攔路虎并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而是由于他們愛國的方式、見識的程度、是非的标準、下手拿捏“軟硬勁兒”的程度跟你不一樣,所以才制造了那麼多悲劇、錯誤和沖突。可是有朝一日,當言論自由越來越開放、開放、開放,或者說難聽一點,越來越突破、突破、突破,那時候整個局面都會發生逆轉。我相信在可以預見的将來,這一天會到來。

《這一次,我隻聊真話》


上帝李:你别忘了你是美國的領袖,第一個領袖。這次對你的“最後審判”,本庭得到以下五點心證: 一、美國是忘恩負義的國家,不論對國家(像法國)或對個人(像博馬舍),都不乏忘恩負義的記錄。 二、美國第1任總統就開始有不講道義的記錄。 三、美國從第1任總統就開始有不守國際條約的記錄。 四、美國從第1任總統就開始有武力對付自己人民抗争的記錄。 五、美國從第1任總統就開始有養奴隸的記錄。

《陽痿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