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一生,如負重遠行,不可急于求成 二、以受約束為常事,則不會心生不滿 三、常思貧困,方無貪婪之念 四、忍耐乃長久無事之基石 五、憤怒是敵 六、隻知勝而不知敗,必害其身 七、常思己過,莫論人非 八、不及尚能補,過之無以救

《德川家康遺訓》


世上再沒有比隐忍更好的盾牌了。能忍人之不能忍者,将來方能成大器。


“武”這個字,寫作“止戈”。


人生必須背負重擔,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總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是那走得最遠的人.


曾有人問德川家康:“杜鵑不啼,而要聽它啼,有什麼辦法?”德川家康的回答是:等待它啼。”


人生并無善惡,隻有眼睛去決定,必鑄成大錯。說誰人為善,誰人為惡,心底必有偏見,以為令自我滿意者便是善人,令自我不滿者便是惡人。去掉偏見,人就變成一張白紙。這白紙被放到什麼地方,自身欲望的多少,都會給它染上不一樣的顔色。


人生有如負重緻遠,不可急躁。 視不自由為常事,則不覺不足, 心生欲望時,應回顧貧困之時, 心懷寬容,視怒如敵,則能無事長久, 隻知勝而不知敗,必害其身! 責人不如責己,不及勝于過之 ! 人生在世,往往身不由己,人人頭頂都有命運、宿命和天命三柄利劍。好比有一個圓盆,内有一碗。碗便是人。隻要他在盆裡,不管往左還是往右,他自可抉擇,在盆内抉擇,便是命運。因此,命運可因人意願改變。而那盆沿......人走到盆的邊上,再也無法前往,便是人的宿命。在宿命之外,還有天命,所謂天命,便是造出了這盆以及碗的命令。人隻有知道了自己有所能、有所不能,知道這世上還有事情乃是自己奈何不得,方能随機應變。


日本要成為世上第一,日本人就當有世上第一的器量和見識。


強大時沒有的争端,在勢弱時必須會發生。


若将命運看做絕對不可改變的東西,就必然通向絕滅;若将自我視為能夠改變一切的絕對存在,又會陷入虛妄與盲動。但無論世間如何評頭論足,人大概隻能将自我視為絕對的存在,别無道路。成也罷,敗也罷,人所要做的,就是按照自我的意志去實踐。


所謂的霸道,就是為了取勝而欺騙别人;王道,便是以慈悲之腸和仁德之心治國。


人當時時有坐于漏船居于火屋之心。


人的心中,佛祖和魔鬼并存。無人心中隻有佛祖,也無人心中隻有魔鬼。記住,千萬不可和魔鬼打交道,否則,你自我也會變成魔鬼


視怒如敵。


若杜鵑不啼,待之莫須急


财富學問和兵刃,構成了支撐太平盛世的三大支柱。


真正的力量來自正義,若不以匡扶正道為根本,所有的行動都會成為不軌之謀。也許騙的了别人,卻騙不了自我。這便是人的宿命。


把平時的想法帶到戰場上,就會變得優柔寡斷膽小懦弱;反之,用戰場上的決斷處理日常事務,就會成為讓人噤口側目的暴戾之人。


人一旦産生野心,就會生起重重幻想,仿佛發現了萬千寶藏。


鄰居強大,會對自我不利。但這一不滿一旦表現得太露骨,反而會驚醒熟睡的獅子,終緻搬起石頭砸自我的腳。


幻想盡能夠天馬行空,但眼下卻遠沒有那麼盡如人意。


這個世道不會如此容易就能持續太平。故真正緻力太平之人,會時時發起戰事,正因他們想告訴世人:若不更加謹嚴忠誠發奮,太平必守護不住。


天下屬于天下之人,并非說僅僅是屬于現今世人,還有萬千後人。


這世上有生命死大樹,咱們都是樹上的枝桠。即便其中的一根小小枝桠枯了,卻也不能因此說大樹枯了。大樹還會年年生長,年年開花,萬世不休。


人生決定于發奮與否,這點毋庸置疑,但不可否定的是,意志并不能完全左右人的命運。


個人擁有的東西隻是一時的錯覺。


從過去到此刻的曆史脈絡中,見出絲絲未來之迹。


兒子死在老子前面,便是不孝!


喜、怒、憂、思、悲、恐、驚,此即為七情。能禦之者,謂之忍。


人之一生,如負重遠行。


不及尚能補,過之無以救

《德川家康遺訓》


隻知勝而不知敗,必害其身。


勝利後的一刻,才是緊要關頭,絕不可掉以輕心。


先賢雲:“逐鹿者不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