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感覺不到,就不是。

——王朔

《我的千歲寒》


某人說他不裝,從來沒裝過,你趕緊上去記住他長什麼樣,你見到不要臉本人了。

——王朔

《我的千歲寒》


我和毛主席怕過誰呀。 人還是要交幾個壞朋友的。日子是最操蛋的,隔幾天跟你起一次膩。酒還能随時給自己起個哄。但也不能太拿它當朋友,一起玩行,跟它交心,不知道給你帶哪去了。也就是把它當個騷貨,閑了招它兩下。 高興是發愁的男朋友,發愁一下班就叫他出來。 你好像和正義很熟?你簡直就是真理本人。我和道德最不熟了。 社會,就是一幫人在那裝呢。人啊,就是裝着,才進步的。 我一直在演一個自己,一開始以為别人不知道。其實别人全知道,就看我演呢。 快樂她媽是清白,她爸叫善良。我不是他們倆生的,我是自私和虛榮生的。我還有一叔叫自尊,這叔是殘疾人。一舅叫虛僞,這是一全乎人。

——王朔

《我的千歲寒》


我再見你,記住,不是青苔,也不是蘑菇,是一片橘子色。五百蠟燭點亮香蕉船,銀杏樹下躲柿子雨,深秋雨後收割麥田,迎着晚霞采摘向日葵,你想要一隻銅哨子,結果得到滿河金被子。

——王朔

《我的千歲寒》


我在西樵山,看了五千五百次日出,無端難過了五千五百次,破曉醒來心坎處處哀傷,日暮山中歸來渾然以忘,不知陽光有快車,長空有手勢,白雲在繪山,白雲在繪路,白雲在繪山川萬物,頑石有憶,蒼苔有想,遊魚無非前兒女,飛鳥盡是舊情人,春風吹開萬年曆,秋雨降下千秋寒,閃電暴露前朝事,雷鳴都是舊消息,遠星參商古渡口,新酒從來不新鮮,地平線上生面孔,地球一輪新組合,渾天瘋轉終不轉,滄海狂蒸到底幹,從流竄到淌,到翠微,三十六億五千萬次日落走一趟,不是什麼都沒見過,而是什麼都見過,什麼都失去了――明白了,但是一扭臉,忘了。藍天有指示,藍天畫得很清楚,但是一低頭,隻顧哭,哭得肝疼,哭誰,不曾記得。

——王朔

《我的千歲寒》


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把你踩在腳下,全世界的人都鄙棄你,把你視作糞土,你還是你,你心裡的美,心裡的好,依舊。

——王朔

《我的千歲寒》


靈魂,每秒三十萬公裡。

——王朔

《我的千歲寒》


将來,早晚有一天,你會想起來,你來自一個比這兒所有大都大,所有遠都遠,所有美都美,所有好都好,所有親人都不會失去,所有難過都不會發生,沒有遺憾——不許遺憾!大家都很好,都還在!所有時光都不會過去,都是現在時!——那樣一個地方。——是的,我确信如果我來自某一地方,有來處的話,一定比這裡大好。否則我就不會在完全失去具體印象的情況下仍然從心靈深處懷念它。印象失去了,或者完全無法用人類語言表達。無法表達的就是不存在。這是這個世界的邏輯。

——王朔

《我的千歲寒》


這一晚,她到後半夜流了淚,說:很抱歉把你帶到這個世上來。 我怎麼那麼容讓人給生了?噢,我好好的,哐啷,給我生這三維空間了?你知道我正幹嘛呢?萬一我正有事呢?萬一我正趕什麼呢?您這一截萬一耽誤了——我幹嗎呢原來正? 我媽等于已經告訴我了,她不為什麼。她沒目的。她很抱歉。

——王朔

《我的千歲寒》


原來大家更相信一點,覺得地上的每一點亮兒都是那個夢想照下來的,都仰着脖子去接光,脖子曬熱了,就覺得溫暖;曬黑了,就覺得健康;燙皮兒了,夢更近了;起泡了,已經在夢裡了,痛并快樂着;泡破了,露肉了,肉熟了,肉糊了,肉疼了,鼻子哭了

——王朔

《我的千歲寒》


現在想人間,能讓我想起來光線如雨的,都是人齊的時候,父母年輕,孩子矮小,今天還在遠方。穿什麼衣服不重要。好風水,就是該在的都能瞧得見。

——王朔

《我的千歲寒》


我打你,我追着你堅強!我有多快你比我還要快!我天天打打你讓你學得快——我打死你怕你成禍害! 慈,是盼你日後頭一個被狼拖走。孝,是一家大猴不讓小猴活。

——王朔

《我的千歲寒》


這都沒走!走多不牛逼呀!走,多不爺們兒呀!必須死扛——必須的!

——王朔

《我的千歲寒》


那裡一定是大的,要保存美好就必須大,醜說到底還是因為小,要踩着别人,試試看,在銀河系這麼大空間隻放上一個人?——要久遠,如果不限時間,問題都能解決,誰也跑不了,都要站自己的行為前被後果瞪着,一天不解決,一天站那兒挨瞪,所有的錯過都能彌補,所有的相遇都可以重來,所有的喪盡都可以挽回,所有的背叛都能重回頭,所有罪人都會爬出地獄上來,都鬧累了,你恨這個世界一百萬年了,痛苦一百萬年了,還要痛苦下去麼?

——王朔

《我的千歲寒》


後來仗沒打起來,我被解散了,回北京,流落市井,沾染習氣,成了痞子——我他媽忘了我是誰了!我以為我是作家呢,我以為我是知識分子呢,我以為我是新貴呢,我以為我是流氓呢,我以為我是名人呢——操他媽名人!我跟你們混,我比你們混得好,跟你們混的一樣,我跟你們比這比那,我真拿你們當親人了!你們說我痞子,我還不樂意了。

——王朔

《我的千歲寒》


原來的夢想也是相信有個幸福存在,有個人間天堂,一個公平的社會,人和人都互相信任,也值得信任,人和人都不互相消滅,一個無憂無慮,一個快樂無比,愛情根本不是事!沒說平等,說的也是平等以後的社會。

——王朔

《我的千歲寒》


人一多,一個聲音,在歡呼——甚于在抗議,我就感到野蠻。

——王朔

《我的千歲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