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選擇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從話語中,你很少能學到人性,從沉默中卻能。假如還想學得更多,那就要繼續一聲不吭 。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相信這不是我一個人的經曆:傍晚時分,你坐在屋檐下,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心裡寂寞而凄涼,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剝奪了。當時我是個年輕人,但我害怕這樣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來,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我周圍,像我這種性格的人特多——在公衆場合什麼都不說,到了私下裡卻妙語連珠,換言之,對信得過的人什麼都說,對信不過的人什麼都不說。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對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無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見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願,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一個人想像自己不懂得的事很容易浪漫。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口沫飛濺,對别人大做價值評判,層次很低。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不管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對愛情的忠貞不渝總是讓人敬重。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隻有那些知道自己智慧一文不值的人,才是最有智慧的人。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别人的痛苦才是藝術的源泉。而你去受苦,隻會成為别人的藝術源泉。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假如我被大奸大惡之徒所騙,心理還能平衡,而被善良的低智人所騙,我就不能原諒自己。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胡思亂想并不有趣,有趣的是有道理而新奇。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所說的一切全都過去了。似乎沒有必要保持沉默了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贊成羅素先生的一句話:“須知參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大多數的參差多态都是敏于思索的人創造出來的。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真理直率無比,堅硬無比,但凡有一點柔順,也算不了真理。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因為沒事幹而下棋,性質和手淫差不太多。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衆所周知,人可以令驢和馬交配,這是違背這兩種動物的天性的,結果生出騾子來,但騾子沒有生殖力,這說明違背天性的事不能長久。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質樸的人們假如能把自己理解不了的事情看做是與己無關的事,那就好了。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上大學時,有一次我的數學教授在課堂上講到:我現在所教的數學,你們也許一生都用不到,但我還要教,因為這些知識是好的,應該讓你們知道。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常聽人說: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有趣的事情。人對現實世界有這種評價、這種感慨,恐怕不能說是錯誤的。問題就在于應該做點什麼。這句感慨是個四通八達的路口,所有的人都到達過這個地方,然後在此分手。有些人去開創有趣的事業,有些人去開創無趣的事業。前者以為,既然有趣的事不多,我們才要做有趣的事。後者經過這一番感慨,就自以為知道了天命,然後闆起臉來對别人進行說教。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身為一個中國人,最大的痛苦是忍受别人“推己及人”的次數,比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都要多。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一個喧嚣的話語圈下面,始終有一個沉默的大多數。既然精神原子彈在一顆又一顆地炸着,哪裡有我們說話的份?但我輩現在開始說話,以前說過的一切和我們都無關系--總而言之,是個一刀兩斷的意思。千裡之行,始于足下,中國要有自由派,就從我輩開始。"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從話語中,你很少能學到人性,從沉默中卻能。假如還想學得更多,那就要繼續一聲不吭。 在我周圍,像我這種性格的人特多──在公衆場合什麼都不說,到了私下裡則妙語連珠,換言之,對信得過的人什麼都說,對信不過的人什麼都不說。起初我以為這是因為經曆了嚴酷的時期(文革),後來才發現,這是中國人的通病。 沉默的大多數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所謂弱勢群體,就是有些話沒有說出來的人。就是因為這些話沒有說出來,所以很多人以為他們不存在或者很遙遠。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你有種美好的信念,我很尊重,但是要硬塞給我,我就不那麼樂意。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照我看,不管幹什麼都可以保持沉默。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是我要做不是我必須做——這是一種本質的區别。我個人認為,做愛做的事才是“有”,做自己也不知為什麼要做的事則是“無”。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思想真空裡煎熬。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甯可做一個蘇格拉底那樣的人,自以為一無所知,體會尋求知識的快樂,也不肯做個“智慧滿盈”的儒士,忍受這種無所事事的煎熬。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沒有錢、沒有社會地位、沒有文化,人很難掌握自己的命運。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假如一個人每天吃一樣的飯,幹一樣的活,再加上把八個樣闆戲翻過來倒過去的看,看到聽了上句知道下句的程度,就值得我最大的同情。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人家有幾樣好東西,活的好一點,心情也好一點,這就是輕狂。非得把這些好東西毀了,讓人家沉痛,這就是不輕狂。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說這輩子我幹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做一個一無所能,就能明辨是非的人。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人必須過他可以接受的生活,這恰恰是他改變一切的動力。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 沉默的大多數》一個特别的人和他的書 在蕭翁的《芭芭拉少校》中,安德謝夫家族的每一代都要留下一句至理名言。那些話都編得很有意思,其中有一句是:人人有權争勝負,無人有權論是非。這話也很有意思,但它是句玩笑。實際上,人隻要争得了論是非的權力,他已經不戰而勝了。我對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無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見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所願,我的一生就算成功。為此也要去論是非,否則道理不給你明白,有趣的事也不讓你遇到。我開始得太晚了,很可能做不成什麼,但我總得申明我的态度,所以就有了這本書——為我自己,也代表沉默的大多數。 序言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文學藝術及其他人文的領域之内,國人的确是在使用一種雙重标準,那就是對外國人的作品,用藝術或科學的标準來審評;而對中國人的作品,則用道德的标準來審評。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理性就像貞操,失去了就不會再有;隻要碰上了開心的事,樂觀還會回來的。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人活在世界上,不可以有偏差;而且多少要費點勁兒,才能把自己保持到理性的軌道上。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人既然活着,就有權保證他思想的連貫性,到死方休。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要說出我的結論。中國人一直生活在一種有害哲學的影響之下,孔孟程朱編出了這套東西完全是因為他們在社會的上層生活。假如從整個人類來考慮問題,早就會發現,趨利避害,直截了當地解決實際問題最重要――說實話中國人在這方面已經不像樣了這不是什麼哲學的思辨,而是我的生活經驗。我們的社會裡,必須有改變物質生活的原動力,這樣才能把未來的命脈握在自己的手裡。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知識另有一種作用,它可以使你生活在過去、未來和現在,使你的生活變得更充實、更有趣。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總而言之,幹什麼都是好的,但要幹出來個樣子來,這是人的價值和尊嚴所在。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人之中,我最希望予以提升的一個,就是我自己。這話很卑鄙,很自私,也很誠實。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對國學的看法是:這種東西實在厲害。最可怕之處就在那個“國”字。頂着這個字,誰還敢有不同意見?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羅素先生曾說,真正的倫理原則是把人人同等看待。我以為這個原則是說,當語及他人時,首先該把他當個尋常人,然後再讨論他的善惡是非。這不是尊重他,而是尊重“那人”,從最深的意義上說,更是尊重自己——所有的人畢竟屬同一物種。人的成就、過失、美德和陋習,都不該用他的特殊來解釋。You are special,這句話隻适合于對愛人講。假如不是這麼用,也很肉麻。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所謂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頭認罪,承認地球不轉的年代,也是拉瓦錫上斷頭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殺的年代,也是老舍跳進太平湖的年代。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現在的年輕人大概常聽人說,人有知識就會變聰明,會活得更好,不受人欺。這話雖不錯,但也有偏差。知識另有一種作用,它可以使你生活在過去、未來和現在,使你的生活變得更充實、更有趣。這其中另有一種境界,非無知的人可解。不管有沒有直接的好處,都應該學習——持這種态度來求知更可取。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知識雖然可以帶來幸福,但假如把它壓縮成藥丸子灌下去,就喪失了樂趣。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不管是信神,還是自珍自重,人活在世界上總得有點信念才成。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總的來說,學習一事,在人家看來快樂無比,而在我們眼中則毫無樂趣,如同一個太監面對後宮佳麗。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人有無尊嚴,有一個簡單的判據,是看他被當做一個人還是一個東西來對待。這件事有點兩重性,其一别人把你當做人還是東西,是你尊嚴之所在。其二是你把自己看成人還是東西,也是你的尊嚴所在。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現在有很多文人下了海,不再從事文化事業。不管在商界、産業界還是科技界,人們以聰明才智、辛勤勞動來進行競争。唯獨在文化界,賭的是人品、愛國心、羞恥心。照我看來,這有點像賭命,甚至比賭命還嚴重。這種危險的遊戲有何獎品?隻是一點小小的文名。所以,你不要怪文人下海。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王小波的雜文《沉默的大多數》。文中提到,周圍的世界太過荒誕,所以暗下決心保持沉默。

《沉默的大多數》


在蕭伯納的《英國佬的另一個島》裡,有一位年輕人這麼說他的窮父親:“一輩子都在弄他的那片土、那隻豬;結果自己也變成了一片土、一隻豬。”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從我懂事的年齡起,就常聽人們說:我們這一代,生于一個神聖的時代,多麼幸福,而且肩負着解放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的神聖使命,等等。同年齡的人聽了都很振奮,很愛聽,但我總有點疑問,這麼多美事怎麼都叫我趕上了。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一般來說,扼殺有趣的人總是這麼說的:為了營造至善,我們必須做出這種犧牲,但卻忘記了讓人們活着得到樂趣,這本身就是善;因為這點小小的疏忽,至善就變成了至惡······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以為,見到一種差别,就以為這裡有優劣之分。這是一種市儈心理。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學術界就是這樣的局面,所以我們勸年輕人從事學術時總要說:要耐得住寂寞。好像勸寡婦守空房一樣。除了家徒四壁,還有頭腦空空如也,這讓人怎麼個熬法嘛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中國的人文知識分子,有種以天下為己任的使命感,總覺得自己該搞出些給老百姓當信仰的東西。這種想法的古怪之處在于,他們不僅是想當牧師、想當神學家,還想當上帝(中國話不叫上帝,叫“聖人”)。可惜的是,老百姓該信什麼,信到哪種程度,你說了并不算哪,這是令人遺憾的。還有一條不令人遺憾,但卻要命:你自己也是老百姓;所以弄得不好,就會自己疴屎自已吃。中國的知識分子在這一節上從來就不明白,所以常常會害到自己。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無理可講比屍橫遍野更糟;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一切價值判斷之中,最壞的一種是:想得太多、太深奧、超過了某些人的理解程度是一種罪惡。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如果說,孔孟程朱就是中華文化遺産的主要部分,那我就要說,這點東西太少了,攏共就是些人際關系裡那麼一點事,再加上後來的陰陽五行。這麼多讀書人研究了兩千多年,實在太過分。真正的學問不在字句上,而在于思想。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古往今來最大的一個弱勢群體,就是沉默的大多數。這些人保持沉默的原因多種多樣,有些人沒能力,或者沒有機會說話;還有人有些隐情不便說話;還有一些人,因為種種原因,對于話語的世界有某種厭惡之情。」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人間,尊卑有序是永恒的真理,但你也可以不聽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走投無路的人最迷信,而且是什麼都信。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憑良心說,我喜歡千奇百怪的結果--我把這叫做浪漫。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好在人不光是在課本上學習,還會在沉默中學習。這是我人性尚存的主因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社會倫理的領域裡我還想反對無趣,也就是說,要反對莊嚴肅穆的假正經。據我的考察,在一個寬松的社會裡,人們可以收獲到高雅,收獲到精雕細琢的浪漫;在一個呆闆的社會裡,人們可以收獲到幽默——起碼是黑色的幽默。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至于沉默的理由,很是簡單。就是信不過話語圈。從我短短的人生經曆來看,它是一座聲名狼藉的瘋人院。當時我懷疑的不僅是說過畝産三十萬斤糧、炸過精神原子彈的那個話語圈,而是一切話語圈子。假如在今天能證明我當時犯了一個以偏概全的錯誤,我會感到無限的幸福。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但是,為時已晚。大好年華已經空過,哎,蹉跎歲月,不說也罷!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當然,人們給所謂色情作品定下的罪名不僅是腐蝕青少年,而且是腐蝕社會。在這方面書中有一個例子,就是六十年代的丹麥實驗。1967年,丹麥開放了色情文學(真正的色情文學)作品,1969年開放了色情照片,規定色情作品可以生産,并出售給十六歲以上的公民。這項實驗有了兩項重要結果:其一是,丹麥人隻是在初開禁時買了一些色情品,後來就不買或是很少買,以緻在開禁幾年後,所有的色情商店從哥本哈根居民區絕迹,目前隻在兩個小小的地區還在營業,而且隻靠旅遊者生存。本書作者對此的結論是:"人有多種興趣,性隻是其中的一種,色情品又隻是其中一個小小的側面。幾乎沒有人會把性當作自己的主要生活興趣,把色情品當作自己的主要生活興趣的人就更少見。"丹麥實驗的第二個重大發現是色情業的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和大多數人一樣,有着正常的性取向。咱們這些人見到滿大街都是漂亮的異性,就會感到振奮。作為一個男人,我很希望到處都是美麗的姑娘,讓我一飽眼福——女人的想法就不同,他希望到處都是漂亮的小夥子。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好在人不光是在書本上學習,還會在沉默中學習。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人要永遠做小孩子雖辦不到,但想要保持沉默是能辦到的。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胡思亂想并不有趣,有趣是有道理而且新奇。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上,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些人完全拒絕新奇。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和任何話語相比,饑餓都是更大的真理。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正如堂·吉诃德挑戰風車也是出于善良的動機,但是這樣做的結果卻很不幸。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開始得太晚了,很可能做不成什麼,但我總得申明我的态度。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貝殼因為舍得血肉,才有珍珠贊美傷口 煤炭因為善于等候,才有鑽石寄托恒久

——胡彥斌

《沉默的大多數》


在非性的年代裡,性才會成為生活主題,正如饑餓的年代裡吃會成為生活的主題。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假設我相信上帝(其實我是不信的),并且正在為善惡不分而苦惱,我就會請求上帝讓我聰明到足以明辨是非的程度,而絕不會請他讓我愚蠢到讓人家給我灌輸善惡标準的程度。假若上帝要我負起灌輸的任務,我就要請求他讓我在此項任務和下地獄中作一選擇,并且我堅定不移的決心是:選擇後者。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有人說,現代的科學、文化,林林總總,盡在儒家的典籍之中,隻要你認真鑽研。這我倒是相信,我還相信那塊口香糖再嚼下去,還能嚼出牛肉幹的味道,隻要你不斷的嚼。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猜越是生活了無趣味,又看不到希望的人,就越會豎起耳朵來聽這種于己有利的說法。這大概是因為撒癔症比過正常的生活還快樂一些吧。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人該是自己生活的主宰,不是别人手裡的行貨。假如連這一點都不懂,他就是行屍走肉,而行屍走肉是不配談論科學的。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認為,愚蠢是一種極大的痛苦;降低人類的智能,乃是一種最大的罪孽。所以,以愚蠢教人,那是善良的人所能犯下的最嚴重的罪孽。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決不可對善人放松警惕。假設我被大奸大惡之徒所騙,心理還能平衡;而被善良的低智人所騙,我就不能原諒自己。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總而言之,我總是從實際的方面去考慮,而且考慮得很周到。幼年的經曆、家教和天性謹慎,是我變得沉默的起因。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最愛幹的事是拿着已有的道德體系說别人,如前所述,這正是中古的遺風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話語圈裡總是在說些不會遇到反駁的話。往好聽裡說,這叫做自說自話;往難聽裡說,就讓人想起了一個形容缺德行為的順口溜:打聾子罵啞巴扒絕戶墳。」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現在所教的數學,你們也許一生都用不到,但我還要教,因為這些知識是好的,應該讓你們知道。這位老師的胸襟之高遠,使我終身佩服。我還要說,像這樣的胸襟,在中國人文知識分子中間很少見到。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中國這地方有一種特别之處那就是人隻有在家裡(現在還要加上在單位裡)負責任,出了門就沒有責任感。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聽憑樸素感情的驅動,這種狀态,或者可以叫作虔誠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沉默是一種人類學意義上的文化,一種生活方式。它的價值觀很簡單:開口是銀,沉默是金。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知識雖然可以帶來幸福,但假如把它壓縮成藥丸子灌下去,就喪失了樂趣。當然,如果有人樂意這樣來對待自己的孩子,那不是我能管的事,我隻是對孩子表示同情而已。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痛苦的頂點不是被拘押在旅館裡沒有書看、沒有合适的談話夥伴,而是被放在外面,感到天地之間同樣寂寞,面對和你一樣痛苦的同伴。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假設善惡是可以判斷的,那麼明辨是非的前提就是發展智力,增廣知識。然而,你勸一位自以為已經明辨是非的人發展智力,增廣見識,他總會覺得你讓他舍近求遠,不僅不肯,還會心生怨恨。我不願為這樣的小事去得罪人。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舉例來說,畫家畫裸體模特,和小流氓爬女浴室窗戶不可以等量齊觀,雖然在表面上這兩種行為有點像。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我的積極結論是這樣的:真理直率無比,堅硬不比,但凡有一點柔順,也算不了真理。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照他看來,寫書應該能教育人民,提升人的靈魂。這真是金玉良言。但是在這是世界上的一切人當中,我最希望予以提升的一個,就是我自己。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亘古以來,人類在性和性别問題上就沒有平常心,開頭有點假模假式,後來就有點五迷三道,最後幹脆是不三不四,或者是蠻橫無理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假設我們說話要守信義,辦事情要有始有終,健全的理性實在是必不可少。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知識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謂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頭認罪,承認地球不轉的年代,也是拉瓦錫上斷頭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殺的年代。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至于沉默的理由,很是簡單,那就是信不過話語圈。從我短短的人生經曆來看,它是一座聲名狼藉的瘋人院。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聰明、達觀、多知的人,比之别樣的人更堪信任。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那些說話的人心裡都有一個稅吏。中國的讀書人有很強的社會責任感,就是交納稅金,做一個好的納稅人——這是難聽的說法。好聽的說法就是以天下為己任。」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沉默的思索,是人類生活的另外一方面。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生活的其他方面,某種程度的單調、機械是必須忍受的,但是思想絕不能包括在内。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假設别的東西不能保持人的樂觀情緒,幽默感總能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屬于沉默的事用話講了出來,總是這麼怪怪的。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所謂文學,在我看來就是:先把文章寫好看了再說,别的就管他媽的。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我們這裡,人對人的态度,有時太過粗暴、太不講道理。按現代的标準來看,這種态度過于原始——這可能是傳統社會的痕迹。假如真是這樣,我們或許可以期望将來情況會好些。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


在我小時候,話語好像是一池冷水,它使我一身一身起雞皮疙瘩。但不管怎麼說吧,人來到世間,仿佛是來遊泳的,遲早要跳進去。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