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一首詩給你聽》 下雨過後的屋檐 果然 最适合風鈴 你從窗外看到 風剛剛冒出嫩芽的聲音 很輕 而我決定了 在貓的眼睛上 旅行 于是乎 所有的神秘都向後退 退成風景 隻有隐藏的夠靈巧的事情 才能長成 蒲公英 然後毫無負擔的跟着 前進 很小心 因為害怕 将隻敢在夢中喜歡你的我的那部分 吵醒 于是乎 我默念了一首詩 給你聽 打開詩集的動作 很小心 很輕 很輕 很小心 就像貓跟風鈴 念了一首詩 給你聽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單純》 你的 單純 自成一個世界 那裡的雲 像暖烘烘的棉被 空氣裡 流動着純度很高的無邪 親密紛飛 午後的風像抱枕般容易 入睡 你的 單純 自成一個世界 愛情羽化成蝶 戀人們覓食 取之不盡的體貼 溫柔長滿了曠野 思念像森林般緊緊包圍 在誓言播種的季節 轉眼間 厮守終生結實累累 你的 單純 自成一個世界 人潮中 愛透明的 可以連續看穿 好幾個誰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極其細膩的喜歡》 太高緯度的窺探 有時候會缺氧 鼓動不了翅膀 純粹遠距離的鳥瞰 那整片 植被覆蓋下的月光 又隻能用 想像 因此 姿态是應該再往下降 據說最底層的腐質土 對戀愛 很營養 爬滿苔藓的朽木 橫跨在布滿浮萍的池塘 被當做橋梁 螞蚊走過羊齒蕨的大樹旁 小心翼翼的叼着 一片晚餐 濃密的樹蔭下 暗戀适合背着光 溫柔正恰如其分的在潮濕 陰涼 在朽木的橋梁上 我用放大鏡檢視 螞蟻剛剛經過的地方 以及 細緻如觸角般 對你極其細膩的 喜歡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貓的心事》 一直 一直 都不滿意這跳躍的姿勢 還有當陽光斜射時 無法率性奔跑的影子 抱怨持續不安的在舔舐 那利爪厚墊的手指 提醒它 還擁有這僅存的 本能舉止 就像那印制成小魚幹 模樣的 貓食 從頭到尾都隻是 他們自認為好吃的樣子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再怎麼 蔥郁 寬廣的森林 也留不住 随性 自在的雲 于是 我目送 你淺綠色的心情 沿着溪流 向東 旅行 慢慢的 我養了 一池的浮萍 漸漸的 也學會了飄零 《曾經》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愛過你》 蘆葦 也隻能在冬季 白茫茫的美麗 春天 從來就是一塊不屬于它的土地 有些美好隻能屬于 過去 在翠綠蔥郁 如森林般的回憶裡 擅于隐藏 僞裝的鳥巢 一如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些美好隻能屬于 過去 盛夏的雨 有痛快着 飽滿熟透的别離 讓落葉在腐敗分解中死去 竟還帶着笑意 有些美好隻能屬于 過去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原來 在詩人的手裡 錐心泣血的别離 可以是 居然可以是 極淺極淺的 淡淡一筆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其實我所有的努力 堆砌 堆砌 這些有韻腳的字句 都隻是為了讓最後一句 最後一句 最後一句 無懈可擊的愛你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給妳的信 手繪了 幾株茉莉 我将它畫在秋千上 再細心塗上漸層的粉紅色 然後 讓它住在雲裡 脫水幹燥了 幾朵雛菊 就夾在妳也喜歡的那本花間集 喔 對了 用棉紙輕壓收藏的 還有那些 妳呼吸聲很近的耳語 妳說你喜歡 窗台那盆空氣鳳梨 那種 不需特别照顧的美麗 想到這 不免還是有一點小擔心 我忘了妳撒嬌時 也像隻需要被呵護的貓咪 其實 我也想寫一些有意境的詩句 但這紙上滿滿 滿滿 滿滿都是妳 我找不到空隙下筆 唉 親愛的 我這裡 真的沒什麼特别重要非說不可的事情 除了 想妳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隻有隐藏的夠靈巧的事情 才能長成 蒲公英 然後毫無負擔的跟着 前進 很小心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那一場别離 我心碎的将回憶連根拔起 然後暴曬 所有關于妳的消息 這瘦骨嶙峋的過去 卻羸弱而頑強着不斷氣 那就火耕掉所有的情緒 連影子都龜裂成灰燼 再一場雨 或許可長出新的日記 哭過後 我又再度的拾起筆 這嶄新的稿子上随風有種子落地 成千上萬的字 竟盤根錯節成的在想妳 原來 思念一直在旅行 一點點淚 就能瞬間入泥 蔚然成林 于是 我放下手中的筆 不再以文字想妳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如果 如果 連月光都拒絕精靈 如果 連魔法都撤退出森林 如果 故事的第一行 就開始出現陰影 那麼親愛的 你要叫我如何相信 這世上 還有一塵不染 的愛情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那時我恰恰好 在你身旁 如果 隻能用一段話 來形容 驟雨過後 桂花園中飄落的 滿地清香 我所能想到的 就隻有 也就隻有 多年前在屋檐躲雨時 你用掉整條街道的慌張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你的 單純 自成一個世界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隻為,讓你在生命中有過我的記憶 隻為,在灰燼前能讓你看見 我,短暫而燦爛的美麗 隻為吸引你,在篝火前相遇 在沒有星光的漆黑夜裡 我用一把火,燒掉自己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說不出口 之後 月光劃着小舟 粼波倒映出所有人的要求 等湖水熟透 由采收期決定 誰該夢遊 決定 貓頭鷹是否 适合 清醒着寫小說 半夢半醒的山丘 翻過身來 繼續接近中秋 等月圓的時候 夜行的蝙蝠 決定舉起手 決定 在最安靜的時候 吸食怎樣 的溫柔 趁森林木屋 還有 一碟溫熱 的餘火 窗外的防風林 也還來不及咀嚼 受寒的哆嗦 我盛了一碗夢 之後 心中暗下決定 決定牽你 的手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溫柔長滿了曠野 思念像森林般緊緊包圍 在誓言播種的季節 轉眼間 厮守終生結實累累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住在左心房 的心事 我住在左心房 浪漫如花海般的地址 一翻身 不小心被我壓扁碾碎的 那些心事 那些内容 該怎麼對夢境 解釋 我在白天清醒時 絕對 不可能 發誓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一抹夜來香在月光中形容你的模樣,素淨的臉上就連生氣都皎潔的很好看。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必須親自分析檢驗 那些細如塵埃般的 意象 如此 詩 才開始具備實際的 重量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要用什麼 接近永恒的方式 來收藏紀念自己的心事 一邊多年以後 還記得 自己當時的樣子 或許是 素雅的 純文字的詩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種植在草原上 顔色 青澀的日記 表皮 正努力的在形成一遍油綠 而這植被 最終還是被翻閱到了 夏季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她的表情很陳珊妮 你不覺得光這個标題 就已經是概念很完整的東西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中島美嘉的煙熏妝 所有病态式 被大量繁殖的激賞 像十字軍東征般 虔誠 肅穆 殉教式的面對一張 被嚴重沉溺的 輪廓弧線上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


詩以外的文字情緒,當然可以橫排混血的很美麗。

——方文山

《關于方文山的素顔韻腳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