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結婚10年

20歲的時候,他在足球場上踢足球,看到一個紅衣女孩兒抱着書走過操場。他的腳出賣了眼睛,球不偏不倚地打中女孩兒的後背。女孩兒尖叫一聲,他急忙跑過去道歉,順便打聽她學哪個專業,住在哪幢樓上。就這樣,他們的愛情開始了。

畢業後,他們留在同一座城市。她被分配到一家軍事院校做女教官,他在研究所裡搞工程技術。一次,她去宿舍找他,看他剪完了手指甲又開始剪腳趾甲,她大喊:“喂,不要用剪手指甲的指甲刀剪腳趾甲。”他嘴上嫌她事多,麻煩,可心裡卻是美滋滋的。

一年後,她說想考托福,他默默拿出半個月工資,為她報了一個培訓班。上培訓班的第一天,她不明原因地發燒,一直燒了3天,休息了一個星期,人還是沒精神。她讓他去退托福培訓班的錢,他磨了半天嘴皮子,人家隻肯退70%的報名費。無緣無故損失一筆錢,他很不開心,一路上想着怎樣責怪她。可進門看到她的一瞬間,他忽然改了主意,說:“老師人挺好的,把錢全退了。”

那段時間,她的脾氣很壞,動不動就責怪他。他默默地聽着,并不辯解。後來才知道,她得了甲亢。女醫生把他拉到一邊說:“甲亢病人脾氣大,你要多擔待。”他的心忽地疼了一下。出了醫院,在一條林蔭路邊,他對她說:“咱們結婚吧!”她知道他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求婚,想了半天,點了點頭。

時間一晃而過,婚後第四年,孩子出生了。那天半夜,她起床沖奶粉,奶嘴掉到地上,她撿起來,用手擦了擦,裝上繼續用。這一切恰巧被他看到,他趕緊幫忙把奶粉沖好。好像想起什麼,他去翻抽屜,那隻大大的、專門剪腳趾甲的指甲刀已不見蹤影。問她,她說:“哪還顧得上這些。”他的心像針紮似的疼了一下——曾經那麼愛幹淨的她,在生活的磨砺下,已失去了往日的光華。

孩子5個月大時,他被牽連進一樁經濟案件中。那些日子,他總是想,如果真愛一個人,實在不應該連累她。

10個月後,他帶着緩刑判決書回家。他們的日子一如既往地過着,隻是有時她會說當初不該嫁給他。一次,她又這樣說的時候,他回應說:“我也不應該娶你。”她聽了,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然後一拳一拳打在他的胸口。等她打累了,他才說:“我的意思是,如果不娶你,你就不會受這麼多苦。”她愣了一下,破涕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