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願女孩都有野心,它是我們超越自身性别局限的第一步

1

兩年前,安甯跟我抱怨她的上司,喜歡說假話,思維飄忽不定,拜高踩低……我問,你覺得自己比他正确、比他強?安甯說是的。

“那就去超越他、領導他。”安甯暗淡無光的眼睛裡,閃出一串小火苗。然而,火苗很快就熄滅了。“女人太有野心挺讓人煩的。”她讪讪地說。

我明白安甯的顧慮。雖然她一直以獨立女性自居,骨子裡卻是一個需要被認可的小女人。她可以跟男朋友争論房産證上要不要加自己的名字,卻總在開會的時候最後一個發言,擔心說錯話,擔心出風頭。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奇怪,很多人一方面主張男女平權,另一方面卻喜歡抵毀有野心的女人。好像野心是男人天生的,卻是女人搶來的。

後來安甯每次跟我抱怨上司,我都隻有一句話:去超越他。此後很長一段時間,我沒有安甯的消息,直到她打電話告訴我,她去了一家同行業的公司,職位做到與前上司同等級别,并且在一次競标中,完勝前上司。

“你都不知道這一年多,我經曆了什麼。真是太痛快了。”她在電話那端大笑,有種把勇氣變為行動後的自豪與自信。

2

傳統教育總是告訴我們,隻要做好本分,自然可以得到他人的認可。這種等待被認可的過程非常痛苦。因為除了做好本分這一件事,你對其它所有的事情都沒有掌控權。你可能做了100分的努力,卻眼睜睜看着獎杯落在别人手上,往往并不是因為你不夠好,而是别人覺得你不在意那個獎杯。

心裡想得要死,卻假裝雲淡風輕,讓多少女生失去了心無旁骛登頂的勇氣和機會。

經常有女生問,我又敏感又自卑,怎麼治?答案很簡單,豢養你的野心,去實現它。

當一個人有野心的時候,她的眼裡隻有目标,無論困難挫折還是閑言碎語,對她來說,不過是菜裡的佐料、路上的風景。

我喜歡張愛玲,因為她是個野心家。她抱着自己的小說,敲開一家家雜志社的門,你看到的不是那個瘦高的女生,而是一顆我要讓自己的文字被世界看到的野心。《傳奇》再版的時候,她寫出了最廣為人知的那句話:出名要趁早,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不必争論這句話的對錯,可貴的是說這句話的那個姑娘,她的執着自信、不畏人言,她的才華橫溢與野心勃勃。

張愛玲一生特立獨行,無論與胡蘭成的婚姻,還是後來嫁給“美國老頭”賴雅,她極少在乎别人說什麼,甚至對于她作品的評論,也不看不聽。

她有野心,所以有傲骨。讀書與寫作是她惟二看重的事,所以她一生不過問政治,與筆、書、自我為伴。